关灯
护眼
字体:

怪奇事件簿(3)

安桐斜眯了眼看着安桐,“除非你能骗过这儿的‘道’,让它以为你留在了这里。”

那就是没有办法了,安燃有些丧气,就连他也知道安桐口中的“道”是什么,道可以说是天道,说白了就是一个世界的法则,任何东西都得按着这个法则运转,所有违背了法则的东西,都会被消灭,他可不认为他和安桐两人,可以顺利瞒过这里的“道”。

“你先走吧。”安燃突然说道,他可不能牵连自己的弟弟一起留在这里,相信刚才安桐无法离开的原因很简单,他一直牵着自己的手,如果是安桐单独一个人,他想他一定能够离开。

“说什么傻话。”安桐揉了揉哥哥的脑袋,他怎么可能扔下他一个留在另一个世界,可是天道……

他不禁抬头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天空,这里本来就是虚无,自然不会有天空。

“不试试怎么知道。”他拉着安燃站起来,虽然说瞒过天道,简直是个天方夜谭,但是任何事情,毕竟得做了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去年鬼节的产物【远目

当时和西皮讨论鬼市,于是就决定以鬼市为主题,各写一篇文……这就是那个时候的产物。

开篇【半夜到,鬼市开,人来买,鬼来卖,莫要吃了黄泉菜,鸡叫时刻回不来。】我有用到另外一篇槐庄的文里= =

外加一句《入穴》这个是完结的,但是晋江不让我改属性,我也改不了……它现在估计连文都不准备让我发了,发个文比抢拍还难啊

☆、鬼市(下)

3

“你准备怎么做?”安燃看着安桐,虽然现在无法说话,但是两双胞胎是心有灵犀惯了的,所以安桐自然明白了哥哥的意思。

安桐握了握哥哥的手,没有放开,他生怕安燃一个想不开,当真决定留在这里不出去了,他们是两兄弟,既然一起进来,当然得一同出去。

“既然真来了鬼市,不妨去个地方。”安桐在安燃的手心里写。

“什么地方。”安燃小心翼翼地问,经过此事,他日后定会小心许多。

“跟我来。”安桐抿唇,他拉着安燃的手,逐渐脱离了市集,此处少了旧时的感觉,反而和平时的城市差不多。

“出去了?”安燃虽然知道事情没有那样简单,还是忍不住问。

安桐摇头,“人间有市,这里自然也有。”

他带着安燃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这里和安燃以往认知的城市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行人们面上缺少了一些表情,左右张望了片刻,他决定安安静静地跟在弟弟身边,不再多问,毕竟他对这些并不了解,恐怕再犯了什么忌讳。

安桐握紧哥哥的手,虽然有些好奇怎么安燃这样安静,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过……想到即将要去的地方,他心里也是十分忐忑,他只是偶然听说有这样一处地方,却从没有去过,这次冒然前往——

他转头看着安燃,但是为了能让哥哥出去,这也算不上什么。

想到这里,他更加用力地握住了哥哥的手。

什么?安燃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发生了什么。

不,没有。安桐用眼神示意安燃不必忧虑,并且用手指在安燃掌心写道——

我们即将要去的地方,凶险异常,别跟丢我。

安燃点点头,表示知道。

虽然得到了安燃的保证,安桐还是无法放下心,他只是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只希望自己的兄弟以后不会再那样冲动。

4

站在一处酒吧门前,安燃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这里就是他所说的,凶险异常的地方?他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是否感觉错了什么。

安桐捏了捏哥哥的手,他当然感觉到了,哥哥目光中透出的怀疑,他有些不悦地皱了下眉,不知道是因为哥哥对于自己的不信任还是其他——

这里比你之前去过的任何地方都要凶险!

他一字一顿,在安燃的手心里写,生怕哥哥掉以轻心,他还多写了个感叹号。

知道安桐从来不喜欢说笑,安燃自然明白这里肯定是凶险异常。

深吸了口气,安桐带着哥哥走进酒吧。

刚刚进入酒吧的瞬间,安燃恍惚间以为自己来到了熟悉的地盘,他刚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立即被安桐拉住手臂。

感觉到手臂上的刺痛,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究竟在哪儿,登时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转头看着弟弟,发现他正不悦地看着自己,连忙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安燃才仔细打量起这间酒吧。

和老头子的那间酒吧很像,不过店里的客人——

当看到其中一名客人嘴角咧到脸颊上后,他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安桐目不斜视地带着安燃走到吧台,这时有个像竹竿一样干瘦的男人走了过来,递给安桐一只毛笔,托盘里是砚台和宣纸。

安桐提笔写下些什么。

竹竿人就带着托盘退下,过了一会儿,端给安桐和安燃两倍饮料,看上去似乎是果汁。

安燃转头看了安桐一眼。

“未成年不能喝酒。”他说。

安燃吃惊地看着安桐,甚至伸手指着他,“你、你……”他做出了这样的口型。

安桐漫不经心地向四周看了一眼,“放心,这里可以说话,这些饮料也是可以喝的。”他敲了下安燃的额头,“等会儿别往四周看。”

“为什么?”安燃边说边拿起桌上的饮料喝起来,另外个世界的饮料,也不是总有机会喝的。

安桐难得露出微笑,只是笑容里竟透出了满满的恶意,他靠近安燃,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看那些人的后脑勺。”

安燃在安桐说完的一瞬间,不禁向后看去,接着立即转头,惊恐地看着安桐,“脸、脸……”如果现在不是在这儿,他甚至想打安桐一顿,明知道他扼住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还偏偏这么说。

安桐笑了笑,看到哥哥惊恐的神情,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他端起吧台上的杯子,也喝了一口,他自然是知道安燃好奇的性格,才故意那样说的,否则以后怎能让自己这个鲁莽的哥哥,长了记性。

安桐也向周围看了一眼,不意外看见那些人的后脑勺上的脸,注意到他的目光,那些脸齐齐露出狞笑。

“这些是什么?”又小心地往四周看了一眼,安燃发现,那些人的表情都很正常,和普通人无异,只多了副后脑勺上的脸,可即使如此,安燃也不敢细看,只得小心地避开目光,尽量不接触到那些人面。

“这里的特色之一。”安桐抿了口果汁说,“自然界有一种蛾子知道吗?背后也有一张脸一样的东西,只是用来吓退天敌的法子。”他撑着脑袋看着哥哥,“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

安燃恼怒地瞪着安桐,不经意间,又看见了一个人面,虽然已经知道是这些人的防御手段,可是陡然间看见,还是猛地一惊,“……真没事?”他小心地询问安桐,虽然听弟弟说上去,这些人只是为了自保,可是正常人看见了,还是忍不住害怕。

上一篇:昆仑卷四祭我天罚 下一篇: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