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怪奇事件簿(2)

安燃急忙点头,他没想到安桐这次居然这样好说话,于是紧紧跟在弟弟身后,小心翼翼地瞧着周围,老实说,他才刚来没多久,心里也实在打鼓,这里也太诡异了点,居然没人说话,每个人都木着一张脸,在微弱的烛光的映衬下,好像那些纸扎的娃娃——想到这里,安燃不禁抖了抖身子,如果不是刚刚安桐捂住了自己的嘴,他一定会在被弟弟抓住的瞬间,吓得尖叫出来。

走了一会儿,安桐不放心地看了眼身后,安燃正在瞧一个卖瓷器的摊位,他走过去看了眼,即使在不清楚的烛光下,也能看出这里的东西都是次货,连仿品都谈不上,只能算是工艺品,他抓住安燃的手,带着他离开摊位,在一处卖面具的地方,顺手买了两个面具,然后戴在了安燃和自己的头上,“你刚刚用的是什么?”安燃眼尖,一下就发现了弟弟用的并不是纸币,而是两枚铜钱,于是在他手心里写下自己的疑惑,他还记得安桐说过的不能随意说话的嘱托。

“这里不用纸币,都是用银子,铜钱之类,更贵重的自然就是黄金。”安桐这次极有耐心,和往日里大不相同,他只是怕安燃一个不留意,破了这里的忌讳——一想到这儿,安桐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索性没放开安燃的手,省得哥哥在他不留神的时候,跑去其他地方。

任由弟弟牵着手,安燃仔细看着这些摊主,前面就说过了,两兄弟黑夜里的视力也是极好,这里的昏暗对两人其实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安燃能够自然清楚地看见,这些蜡烛灯后的店主,有些是没有影子的,有些是影子里多了些什么的……这让他不敢细想,只能乖乖地跟在弟弟身后。

不知道为何,明明在外围看,这里只是端端不足200米的一条街,但是进去之后,安燃觉得这里简直大得出奇,安全像是另一个世界,按理说能够看见的周围的车水马龙也完全看不见,就好像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古代的市集,只是这里人的穿着千奇百怪,完全不是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的服饰,都聚集在了这里……一个晃神,安燃就撞着了一位穿着汉代服饰的女子,女子手里的东西也掉了一地,都是些精致糕点,但是现在,都掉在地上染上尘土,安燃正准备道歉,却被安桐立即拉了过去,他挡住安燃,与女子似乎在说些什么。

安桐拿出自己准备的碎银,准备交给女子,却被她抓住了手腕,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枯瘦手臂,安桐没有任何反应,女子慢慢抬起头,露出干尸一样的脸庞,她的嘴角扯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弧度,嘴角的皮肤随着她嘴角的上扬开始皲裂,最后像树皮一样纷纷剥落,安桐用身体挡住安燃,不让他看见一点这里的情形,最后不知道和女子说了些什么,她终于点点头,同意了安桐的提议,脸也恢复了正常,她走过去,看了安桐身后的安燃一眼,递给他一包糕点,随后就消失了踪迹。

安燃打开那油纸包裹,发现里面的糕点,确实和先前摔在地上的一样,他捧着这个油纸包,不解地看着安桐,安桐把他拉到一个角落,取出一个糕点塞进安燃的嘴里。

和看上去的精巧美味不同,糕点简直难吃到了极点,安燃差点干呕出来,却立即被安桐阻止了,他只能咬牙吞下这和蜡烛没有两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他只能用眼神示意安桐为自己解惑。

“长寿糕。”安桐也拿了两块吞了下去,他指着油纸里剩下的糕点,“这些都是你的。”

安燃瞪大了眼睛,一想到刚刚的味道,就连连摇头,“打死我都不吃。”他用口型说道。

安桐冷哼了一声,“那你就等死吧。”答应了那长寿婆一些事,安桐本就心情不好,再想到这全是安燃引起的,更是没了好气。

“什么?”安燃知道安桐从不会在这种事上诓自己,他急忙抓住了安桐的手,“你是说真的?”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安桐冷笑了一下,抓起一个长寿糕就塞进安燃的嘴里,看着他苦不堪言的神情,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他指着安燃的鼻子说道,“这些都是你的寿命。”

长寿婆本就是个亦正亦邪的角色,只要对她不敬的人,都会被取了性命做出长寿糕,而她喜欢的人,都会被赠与长寿糕……刚刚安燃得罪了长寿婆,自然被她抽去了不少生命,幸亏安桐和她协商了许久,答应帮她件事儿,这才归还了安燃的性命,而安桐刚刚与她说话的时候,也被抽了点,于是便在安燃的糕点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两块,“现在你知道了吧。”

安燃心里直发苦,他哪里知道自己居然惹上了这样一个大麻烦,不过更关心的不是这个,“你答应了她什么?”他可不想自己的弟弟,因为自己的一时鲁莽,而陪上了性命。

安桐揉了下安燃的头发,哥哥的头发颜色和他不同,乍一眼看上去都是黑色,但是在阳光下,安燃的头发有些发红,“不是什么大事。”他不想和安燃多说些什么。

见安桐不想多说,安燃也就识趣的没问,但这一惊一乍已经让他消失了对这的鬼市兴趣,于是便催促安桐回去。

安桐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差不多是可以回去的时候,便点点头,准备带着哥哥回去。

可是绕了一圈,他都没有找到这鬼市的出口,饶是安桐冷静,也不禁冒了一身冷汗,这七月的鬼市可不同以往,若是鸡叫时刻不回去,可就永远都回不去了,而现在……

离鸡叫也就一个时辰的时间,安桐皱紧了眉头。

安燃跟在安桐身后转了许久,也看出了些什么,“是不是找不到出口?”他在安桐的手心里写道。

安桐回头看了哥哥一眼,“别多想,我们能回去的。”

顺着微弱的烛光,安桐小心地带着安燃避开人群,往前前进,又是走了许久,这次是安燃拉住安桐停下了脚步,“怎么了?”安桐用眼神问道。

安燃皱紧了眉毛,他示意安桐看向右边的摊位,那是个卖书籍的摊子,由于这里卖书籍的不多,安燃很容易辨认出来,“这已经是第四次看见他了。”

这次连安桐也有些紧张,连着四次看见他,已经不能说他们是无法找到出口了,现在只有一个解释——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安桐有些头疼地看着一脸紧张的安燃,“你知道原因?”

安燃点点头,“你来之前,我吃了些东西。”刚刚他才想起来,那个网页上的一句话——

莫要吃了黄泉菜,鸡叫时刻回不来。

原本他以为那就是唬人的东西,压根没有在意,所以在安桐找到自己之前,在一个馄饨摊上买了碗馄饨……现在想来,安燃觉得自己肯定是犯了大错。

这会儿安桐也不知道法子了,吃了黄泉菜,自然别想离开这鬼市,他索性和安燃一起,站在街边。

“没有办法?”安燃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上一篇:昆仑卷四祭我天罚 下一篇: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