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旧情人(3)

“……你说谁?”梁君棋愣了下。

“谁?还有谁?”陶嘉贝伸手去推他,“起开,别压着我。就那个堵了你两个月的小孩呗,眉清目秀的,乖乖牌,跟你挺配啊。”

“啧,我怎么听这话怎么酸啊?”

“神经。”

陶嘉贝拍了他一下,“你到底让不让开?不让我踹你了啊!”

梁君棋握住他打过来的手,笑得眉眼弯弯:“陶嘉贝,老实交代,你跟刘晓飞打听我了吧?怎么?对我感情生活这么关心呀?”

“纯粹关心下朋友,怎么了我?犯罪啊?”陶嘉贝嘴硬。

“我在你心里……真的……只是朋友了么?”梁君棋握紧他想要抽开的手,用另一只手微微抬高他的下颚,轻轻吻了下他的唇。

陶嘉贝猛地瞪大眼,样子有些傻。

“我跟他早分了,”梁君棋的眼睛漆黑漆黑的,像块宝石,专注凝视的时候看起来尤为深情,“这么爱打听,怎么这点没打听清楚啊?傻。”

……刘晓飞整我呢?混蛋!

陶嘉贝这头还没纠结完,梁君棋捏住他下颚的手微微紧缩,头一低,滚烫的唇瓣精准地贴了上来。

舌尖挑开他微闭的唇瓣,梁君棋刚开始还十分克制地温柔轻吻,到了后来却是将人紧紧揽在怀里,疯狂地吮吸深吻起来。

那种不顾一切的狂切渴望像是恨不得即刻就将人吃拆入腹,心跳声鼓噪着耳膜嗡嗡作响,陶嘉贝顿了下,柔顺地张开嘴,渐渐热情的回应起来。

这是一个很长的吻,结束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梁君棋将头放在他的肩膀上,鼻尖轻轻蹭着他白皙的脖颈,哑声低叹:“陶陶,宝贝儿,你想死我了知不知道?”

“用什么想?”陶嘉贝戳他脑袋,“用你下半身想啊?想得跟不同人上床?”

“喂,”梁君棋一下坐直了,“你一走走五年,五年啊大哥!分手那会儿,你连一句叫我等你都不愿意说,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呢!我能怎么办?守活寡啊?”

陶嘉贝恨得咬住他的下唇,逼得梁君棋疼得“嘶”的倒吸一口冷气,才心满意足地松开牙齿,气哼哼道:“你也没说留我啊?”

“那不是怕耽误你前程么,况且你走得这么爽快,谁知道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傻蛋。”

梁君棋摸摸他的脸,笑吟吟地说:“你不走了吧?一辈子都跟我过吧?老婆?”

陶嘉贝一下拍掉他手,瞪眼:“叫谁呢?”

“叫你啊,老婆。”

梁君棋将人抱在怀里,像不倒翁一样左晃晃右晃晃,那颗空了五年了的心像是此刻才归了位,仿佛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

“我想过了,陶嘉贝,我逃不开你……”梁君棋低声说,“这五年我尝试过很多方法来忘记你,我很想重新开始,可是没一个人能像你一样这么贴我的心。”

陶嘉贝笑:“想清楚了吧?没人像我这么好吧?”

“是,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梁君棋亲了亲他的耳朵,“这么任性,这么可恶,这么懒惰,这么爱脸红,这么爱撒谎,这么爱吃醋,这么别扭……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喂,你这是在骂我呢吧!”

梁君棋闷声笑,胸腔微微震动,陶嘉贝听着格外安心。

“你的缺点越多越好,这样除了我,就没人敢要你了,对吧?”

陶嘉贝动了动红红的耳朵尖,小声说:“谁说的,我市场大得很。”

风吹得窗帘呼呼作响,星光半掩。

“陶嘉贝……”

“嗯?”

“我爱你。”

“傻蛋,我也爱你。”

……

“陶嘉贝,我有没告诉过你,那啥……”一向厚脸皮的男人脸微微有些发烫,“你是……咳咳……我的初恋……”

“是你什么?”

“初……恋……”

“哈哈哈哈,真、真的呀?”

“嗯……笑!笑屁啊!”

想得眼泪也出来的某人慢慢收住笑,直起身来,正色道:“其实……你也是我的……初恋……”

如果我有翅膀,可以飞,那我一定会跨越千山万水回到你的身边,因为你在,我的心才会在。

【END】

作者有话要说:>3<忍不住手痒写了个短篇,谢谢各位捧场!

下面是我专栏,求有爱的亲喜欢我风格的亲包养收藏!开新坑会第一时间知道,对俺也好好好好重要,谢谢你们了=3=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