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里繁花(1)

《十里繁花》作者:苦素

你喜欢我我却喜欢别人的狗血文

文案

连瑾春喜欢上一个人,偏偏那个人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觉得无可奈何的呢?

连瑾春问:“柯琅生,我只问你一句,你心里可曾有过我?”

他残忍地笑:“有,在忘记他的时候。”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瑾春,柯琅生 ┃ 配角:赵之阳,齐暮川 ┃ 其它:1V1

1、自甘堕落

神剑山庄守卫之森严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有人甚至笑言就连皇宫也比它容易出入得多。威名在外,普通的宵小鼠辈即便是有十个脑袋,也绝不敢以身试险。然而,今夜庄内却潜入了刺客,从发现到四处捕获足足有大半个时辰,这些训练有素的守卫们却再也没有发现刺客的身影。

黑夜里火光四起,庄内闹作一团。

连瑾春那张遮蔽在黑布后的脸此刻血色尽失,方才被围剿的时候胸口中了一剑,伤口甚深,他心里清楚若再不想办法逃出去,只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又一列守卫高举火把从身下掠过,连瑾春小心屏住呼吸,待他们一走即刻抓紧时机从走廊的墙角翻身而下。

掌心一片汗湿,他紧了紧握剑的手才走了不过几步,很快又见有守卫朝这边走过来,显而易见的是搜捕他的人数越来越多。

身边靠着的是一间亮堂堂的房间,眼下他也来不及管里面的人他对不对付得了,只能动作迅捷地从窗口跳进去。

屏风后传来哗哗的水声,那人像是没有发现屋内进了人,仍旧优哉游哉的洗着澡。直至脖子上架上了冰凉的利剑,他手上的动作才停滞下来,略抬眼看向这个不速之客。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被挟持的青年丝毫不见怯色,反而露齿一笑,不正经地说:“姑娘,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呢?还偷看我一个大男人洗澡,唉,这真是……”

连瑾春一身行头从头黑到脚,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唯有那双亮得出奇,也冷得出奇的眼睛露了出来,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个小子就怎么将他看作成女子的。

也许……是故意的……

冷哼一声,他将剑往青年脆弱的脖子上又递近了几分,低声道:“想要活命的话,就闭上你的嘴,按我说的做。”

“好好好,不要激动,你还是先躲起来比较好,”青年抬眼瞥了瞥头顶的横梁,无奈地撇撇嘴,“不然我看先没命的,会是你啊……”

“什么?”

连瑾春略皱了眉,尚未来得及问清楚,门外就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他竟然比自己还要快听出来人的声息,为何方才……

“生儿,开门!”师父威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柯琅生不敢懈怠,连忙从水中起来,简单裹好衣服,“来了来了。”

“师父。”柯琅生恭敬地叫道。

来人正是神剑山庄庄主赵训,也是柯琅生的师父。

赵训见他没事心里松了口气,然而口上却严厉的斥道:“整个山庄的人都忙疯了,你不去帮忙捉刺客,还有心情在这里沐浴!”

他走进去,视线才落在浴桶旁边几滴鲜红的血迹上,柯琅生就绕到他面前,笑吟吟的说,“师父,您不去主持大局,到徒儿房里来做什么?”

“这些血!”赵训目光一凛。

连瑾春紧紧按住滴着血的胸口,心中狂跳,尽管横梁可以遮住他大半个身体,可赵训若要在这房内大肆搜查一番,他定然会被发现的。

他抿紧唇,紧张地盯着柯琅生,却见那人镇定自若地微微一笑,将受了伤的手掌伸出来,“徒儿没用,今日跟师弟比试武艺的时候被划伤的。”

他这么一说,赵训的脸色反而好看了起来。

“你呀,就知道由着你师弟胡闹!宠得他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还以为连你都打得过了!下回不许再让招了!”

许是这种事时常发生,赵训摇头骂了几句,走了出去。

连瑾春硬撑到此时已是极限,赵训走了没多久,他的身体就直直栽落下来,柯琅生快步走过去接住了,皱眉道:“你怎么样?”

热热的气息拂过耳廓,不喜与人亲近的连瑾春慌忙推他。

“……为什么救我?”

柯琅生不急不忙的扶着他站稳,笑道:“我救你一是因为你来只为窃物而非杀人,二是因为……我今天高兴。”

怪人,连瑾春淡淡看他一眼,忍住痛转身要走。

“喂,我救了你,你好歹也要道一声谢吧?”

“多谢。”

“我叫柯琅生,小兄弟你叫什么?”

对一个刺客攀情聊天,他还是头一个,连瑾春脚下步子一顿,却头也不回的纵身跃了出去。

……

“我叫柯琅生,小兄弟你叫什么?”

声音穿破岁月重重叠叠而来,响得脑海里一片混沌。

……柯琅生。

连瑾春重重闭了闭眼,身边传来一声低叹:“瑾春,我在跟你说话,怎么什么时候你都能发起呆来?”窗外下着密密的雨,深深吸一口气,一股湿凉便缓缓渗入肺腑。

连瑾春恍神,回忆浓重,有时候他竟会分不清哪些是昨日发生的事,哪些是今日才经历过的。

萧羽见惯了他这些日子以来的心事重重,也不点破,径直将手中的药瓶递到他面前,说:“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药,给柯琅生服下吧,至少你和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么?”连瑾春还是有些犹豫。

“你也可以选择不这样做,”萧羽说,“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以他现下这样带着伤还天天作践自己的情况来看,根本就活不了多久。”

连瑾春的眸底闪现一丝痛色,修长白皙的手指一点点的握紧了手中的白瓷瓶,就像握住了唯一的命。

找到柯琅生是在勾栏院,连瑾春冷着脸迈进门去,老鸨心有余悸的躲得远远的。一时间整个一楼万籁寂静,客人们、姑娘们无一不在安安静静看着他,哪里还像个寻欢的场所?

并非是他模样长得骇人,相反的,他生得眉目如画,俊美无二。

静静站立的风姿能将这远山青黛的美景都比下去,这世间要找出第二个在相貌上比得过他的,怕也不多。

只不过这身煞气……却叫人不敢恭维……

先前也有喝醉的客人不怕死的凑上去想与他亲近,而下场往往不是折颈断骨就是无端端被毒得口吐白沫,命悬一线。

他下手这般狠毒,此后便鲜少再有人敢招惹。

“柯琅生在哪里?”连瑾春问,声音阴冷。

“在、在三楼,公子请、请跟我来。”

战战兢兢将人引上楼,连瑾春赏了小丫环一些碎银,憋着一股气推开门。

三楼走廊尽头的这间房烛火尽灭,他往里间走去,眼睛正在一点点适应黑暗,手腕忽然被人扣住,身子在瞬间被压制在墙边,男人身上浓重的酒意扑鼻而来。

“柯……”

上一篇:君臣夫夫之路 下一篇: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