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求不得(11)

作者: 天予昭晖/箜之伶 阅读记录

张亮跟着站起来就要揍他:“我流氓给你看看。”

夏希辰看着莫言背着书包走出楼道的时候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高考在即不是没有担心,只是太过了解那人的个性,所以打消了劝说的念头,只是每天早上都去他家楼下等着他一起上学,近一个月的空等,终于看见那人一如往常揉着惺忪睡眼走出来的样子。夏希辰有点儿欣喜,又有点儿恍惚。直到那人走进了才淡淡的问了句:“想通了?”

莫言耸了耸肩:“天要下雨,爹要再娶,我有什么办法。包子呢,我饿了。”

夏希辰把给他买的豆浆包子递过去:“你可算是又上学了,我每天早上吃两份早餐撑死了都。”

“你傻啊,我都不上学了,你每天还跑来等个什么劲。”

夏希辰咧嘴一笑:“你会下来的,我知道。”

这话听得莫言心神一荡,快步走在前面不敢回头。

第 11 章

离高考只有两个多月,莫言又一个月没去学校上课,回来就是一次月考,莫言从上学期期末的年级第一,直接掉到了二十多名。夏希辰比他还急,落下的东西恨不得逼着他一天之内全部都补上。莫言被眼前堆成山的课本资料搞的头晕眼花,哀求着能不能让他喘口气先。

夏希辰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恶狠狠地吼道:“不行!”他不但在学校看莫言看的紧。放学还要跟着去莫言他们家帮他复习。莫言家里还贡着两尊大神仙,他也不知道夏希辰去了这一家子要怎么闹腾。想想还是不要把人往家里领了:“你别去了,我们家现在跟盘丝洞似的,我都觉得寒碜。”

莫言在夏希辰面前一向如此,口没遮拦成了习惯。饶是夏希辰再觉得他舅妈表姐不地道,听见人这么说自己家里人心里多少有点儿别扭。他也不理莫言,径直往楼里走:“怕什么,还能吃了我不成。”

莫言刚打开门走进屋,陈晓芸就看见了后面的夏希辰,热情的打招呼:“希辰怎么有空到家里玩,来这边坐会儿,你姐夫下班回来咱们就吃饭了。”

夏希辰一听见‘姐夫’俩字儿就跟被雷劈中了似的,甭提多不得劲儿。莫言在一边冷笑两声,哼着歌就进了自己房间:“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夏希辰尴尬的摆脱陈晓芸,跟着莫言进了屋。那小子立马关门落锁,书包一扔就躺倒在了床上。夏希辰把人像拖死狗一样拖下床,面无表情的说道:“起来做作业。”

莫言的日子就在每天被夏希辰逼着看书做题,回家之后跟陈晓芸斗智斗勇掐架对骂中挨到了高考。张亮偶尔来找他,说些实习的事情,老版如何不是东西,把实习生当免费劳动力使唤,工厂食堂的饭菜简直就是猪食,那汤就跟刷锅水似的……有的没的扯上一堆,最后总要问上一句:“莫言,你准备考哪所大学?”

莫言反问:“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亮很认真的回答:“当然有关系,你去哪里上大学,我就去哪里找工作。”

莫言说:“我出国留学怎么办?”

张亮的话都没经过脑子便脱口而出:“我偷渡也跟着去。”

莫言笑骂:“纯有病,吃饱了撑的。”他站起来就要走,张亮却一把拉住他:“你真要出国?”

莫言拍开他的手:“出国干嘛呀,我有我的打算。”

莫言高考考得不错,填志愿的时候他谁也没商量自己就拿了主意。夏希辰看了他的分数就松了口气,只是问了问他报的什么专业,他从心里就认定了莫言会跟他一样考吉大,从头到尾连想都没有想过莫言会报其他城市的大学。

等待录取通知书的这段日子实在是不好过,陈晓芸像是换了产前抑郁症,整个人更是喜怒无常。有意无意的就要找茬跟莫言大吵一架,有一次莫言在客厅逗着闹闹玩儿,闹闹跑过去在陈晓芸脚边儿绊了一下,陈晓芸就整个人摔在了台阶上,她趴在地上就喊肚子疼,不行了。莫华赶紧把人送到医院,检查做了个遍,花了大价钱才保住肚子里的孩子。陈晓芸醒过来又哭又闹,非说莫言这是故意要弄死她肚子里的孩子。

莫言站在一边冷笑:“你他妈有被害妄想症吧。”

陈晓芸苍白着一张脸坐在病床上森冷的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恨我让你父母离婚,你冲着我来,你别动我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谁家的孩子?生下来验个DNA吧。”

陈晓芸突然就笑了:“也不知道谁该去验个DNA,你妈如意算盘打得也够精的……”

“好了!”一旁的莫华厉声打断她下面的话:“医生不是说让你多休息吗?赶紧躺着吧。”

莫言多敏感的人,一听她刚才的话再加上他爹的反应就知道事情不对。追问道:“把话说清楚。”

陈晓芸情绪一下就上来了,她今天就是要给莫言点儿颜色看看:“你想要清楚什么,去问你那个妈呀,他当年事怎么跟男人搞出了人命,又被人甩,家乡呆不下去了,死乞白赖的跟着莫华嫁到东北来。”

莫华一巴掌甩在了陈晓芸脸上:“闭嘴!”

这件事情是陈晓芸无意间发现了莫言他爹妈的另一份协议才知道的,莫华不许她说出来,随便找了个理由怕影响莫言高考。她想着莫言既然不是莫华的亲生儿子,将来在财产的继承方面对自己的孩子就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即便莫言天天跟她做对,她也好心情的忍了下来。今天是实在忍无可忍了,反正高考已经结束,她一定要将莫言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彻底清除干净,将来她和莫华还有孩子才有清静日子。

“你打我?!我现在肚子里怀的是你亲生儿子,你打死我们母子我也要说。莫言,你以为你妈干嘛离婚离得那么干脆,是因为他和莫华签了协议,莫华答应把你当亲生儿子继续抚养,并且送你出国留学,这才换来那个女人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莫言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他觉得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了开来,轰隆隆的响个不停。陈晓芸的嘴一张一合,他却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妈妈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那样去做?他叫了十七年的爸爸,怎么可能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莫言冲到莫华跟前,他很久没有叫过他,一张口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爸爸,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华揽着儿子往病房外走,轻声哄着他:“没怎么回事,她产前抑郁胡说八道,你别搭理她就是了,不出国咱们就在国内念大学,l大挺好的,希辰不也念的吉大吗?你俩从小一起长大,在一起念大学也挺好。”

莫言低着头,脑子还是一片空白,莫华一路牵着他上了车,开车回家的路上莫言也是出奇的安静。进了家门,他才轻轻的开口,一字一句的平静说道:“把那份协议给我看看。”

上一篇:令行禁止 下一篇:晚星晚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