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求不得(10)

作者: 天予昭晖/箜之伶 阅读记录

“总比属狐狸精的好,逮着谁睡谁。”

饶是夏希辰这种从小到大都被人夸懂事的孩子也忍不住回家逼着他妈叫来他舅舅舅妈大闹了一场。他舅舅是真觉得教女无方丢了人,舅妈倒是认为自家闺女这是有能耐,嫁了个好男人,今后吃穿不愁还不用出去拍戏看人脸色了。

莫言穿着单薄在雪地里折腾了一晚,又多少受了点儿刺激。这一病就感冒发烧没个好。在家待了半个月没去学校,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去上学。陈晓芸算是登堂入室了,家里本来就被莫言砸了个遍,这下她就顺理成章的里里外外把家具电器全部换了,还把她妈叫到家里来专门伺候她。最后又把魔爪伸向了闹闹,说是她怀孕了,家里养宠物对胎儿不好,要把闹闹抱出去送人。

莫言把闹闹往沙发上一放:“你他妈敢动它试试,老子让你肚子里那野种一辈子都生不出来你信不信?”

“你他妈说谁是野种?”陈晓芸站在客厅里跟莫言对骂,厨房里陈晓芸她妈和卧室里的模莫华都被招了出来。

莫言笑眯眯地说道:“像你这种出来卖的,今天睡导演明天睡制片,还有编剧摄影灯光道具什么的,你自个儿知道孩子他亲爹是谁吗?”

这把轮到陈晓芸她妈不干了,莫言这不明摆着骂她女儿是婊子吗:“你这孩子都说些什么呢,一点儿家教没有,也不知道你亲妈是怎么教你的。”

“论家教真不敢跟你们家比,上赶着把闺女往已婚男人床上送,这样的爹妈极品中的极品。”

莫华实在听不下去了,上去就给了莫言一巴掌,其实下手倒没多重。可伤的是自尊,莫言也不是多矫情的人,点了点头,转身就出门了。

第 10 章

莫言也没个去处,在街上闲逛了很久,他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想起了他妈,想起了夏希辰,甚至还想起了陈晓芸。陈晓芸是那种从小对自己的长相就特自信的人,总觉得自个儿貌若天仙,地球人都喜欢她。莫言曾经对夏希辰说:“你那表姐天仙下凡,就是脸先着地。”

那时候夏希辰还说呢:“她被我舅妈宠坏了,总想着要做明星嫁豪门。”

想到这里莫言不由得咧嘴一笑,笑得比哭还难看:“我们家什么时候也成豪门了。”突然手腕被人抓住,转头一看,张亮正叼着根烟半眯着眼睛盯着自己。莫言挣了两下,没挣脱开,还是一脸苦逼的笑:“我说咱能不能不这么一见面就拉拉扯扯的。”

张亮扔了烟头,说:“莫言我求你了,你别笑了,你那笑我看着都想抹眼泪。”

两个人在路边坐下,莫言问:“还有烟没有,给我一根。”

张亮赶紧掏出烟盒递过去,又拿了打火机为莫言点上。莫言不会抽烟,呛得不行,可死撑着没咳出来。张亮看着他一张脸憋得通红,忍不住的伸出手去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莫言恶心极了这样亲密的动作,赶紧挥手打开背上的爪子:“别这么娘们行么?”

张亮很受伤,他自打出来混就没这么怂过。身边的兄弟都当他是老大,在学校里哪个见着他不是退避三舍绕道而行。唯有遇见了这个莫言,就没正眼瞧过自己,张亮心里明白,莫言是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他。可张亮觉得自个儿就是鬼迷了心窍,莫言越是不把他当个事儿,他就越是要缠着他。

“你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这段时间连学校都没去。”

莫言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我没上学?”

张亮还是满不在乎的口气:“我每天上学放学都在你们学校门口等着,连你的影子都没见着,倒是看见姓夏那小子总跟个妹子进进出出的。”

莫言说:“你看,我上学还有什么意思,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他倒也没说假话,不想见夏希辰的确是他不去上学的原因之一。

张亮摇了摇头,给自己点了根烟:“不是这个原因,你没这么矫情。”

莫言突然之间生出了强烈的想要倾诉的欲望,很多事情憋在心里无法对夏希辰说,他就只能抱着闹闹说,可闹闹懂个屁啊,它就知道等莫言絮絮叨叨说完了就有好吃的。今天总算逮着个大活人,莫言就把爹妈怎么离婚,他爹怎么和小三珠胎暗结,小三合夏希辰什么关系,狐狸精上位之后怎么犯横添油加醋的都给张亮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长长的输了口气,心里畅快多了,觉得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闷都是憋的,说出来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张亮听完之后却不以为然:“我当什么事儿呢?想开点儿吧,都是小事而,真的。”说完他身体后仰,双手撑在地上仰头望天,一副多深沉忧郁的模样。

莫言扔给他个小白眼儿:“说得就跟你遇着过什么大事儿似的。”

张亮一下做起来,特认真的说道:“莫言,这么多年我就说给你一个人听,反正我在你面前也没什么面子可言。”

莫言不屑的‘切’了一声:“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听。”

“我五岁的时候我爸因为故意杀人判了死刑,我妈拿了家里所有的钱不知去向。是我奶奶靠着摆地摊卖点儿小玩意儿把我养大,我从小学习就好,中考的时候和你考的同一所高中,可我没去,我选了学费最低的一所职高,想要快点儿赚钱,让奶奶过上好日子,不用冰天雪地的还出去摆摊。”

他的语气极是平淡,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莫言听得直吸凉气。他从小就是个不缺吃穿的孩子,无法想象一个老人拉扯大一个孩子的辛酸。杀人犯的儿子,从小到大要承受多少鄙夷的目光,莫言不敢去想。他和张亮是生长在两个世界的人,从小的优越感让莫言打心眼儿里瞧不上张亮这号人。只是现在他才明白,这都是命,人和人的命不同,换了他是张亮,恐怕早就冻死在哪场大雪之中了。

莫言说:“上次我看病的钱还没还你,还有我砸你脑袋……”

张亮猛地扑了上来掐住莫言的脖子,狠狠地骂道:“你他妈的……老子跟你说这些不是管你要钱,你别瞧不起人。”

莫言也不挣扎,任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越来越紧,脸上一副‘你掐死我吧’的表情。张亮终于扛不住松了手,莫言一阵咳嗽。张亮赶紧给他拍着背顺气,完全忘了刚才还被人打开手骂娘们。可这次莫言并没有挣扎,抬起头来眼睛里都有了水汽,他说:“对不起。”

张亮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要融化了一样,飘飘欲仙的感觉。想要伸手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想了想后果,又忍住了。拍了拍莫言的肩膀:“当我是朋友就别说这些屁话。”

莫言眯着好看的眉眼笑起来,他伸出手去:“什么朋友,我当你是兄弟。”

张亮也伸出手去与他相握:“是兄弟就听我一句话,趁有条件赶紧回去上学,什么他妈都是假的,本事才是自己的。”

莫言从地上站起来:“这年头流氓都开始说教了。”

上一篇:令行禁止 下一篇:晚星晚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