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哑巴(出书版)(1)

《哑巴》作者:瑞者

《哑巴》上

初见那谷少华,哑巴还以为他是下凡的仙人。仙人般的容貌、仙人般的气质,但却日复一日夜夜更声二响必然出现,然后要面吃。最最没想到的是这人竟拐了自己,而且他的属下还威胁自己得天天煮面给他吃?!唉唉唉,罢了。

面对强权,他只有屈服。反正都是做面条,在哪里不能做?

初见哑巴,谷少华就觉得似曾相识。而因为这一丝的感觉,他硬是将他留在身旁。

为什么?他本该断情绝欲的心会因个哑巴而动,为他悸动不舍、怜惜依恋?甚至,要他只属于自己…

《哑巴》下

遇劫醒来后,哑巴以为自己到了仙境。身旁有位嫦娥姐姐照顾他,还有一群兔子。

难不成遇上那清冷如仙人的谷少华后,他就给真正的仙人看中,带上了广寒宫吗?!

可是,自己被带走了的话……那谁来煮面给那冷冷酷酷的仙人吃呢……

哑巴给人劫走了?!谷少华得知这一消息不顾病体快马加鞭就是要找回他。

就算哑巴不记得了,他也知道哑巴就是「他」,他曾许下承诺,要永远不弃不离的最爱--莫白。

疼痛又一次涌上来,为什么……为什么他好想哭?我不是莫白,我是哑巴……只会为你做面条的哑巴啊……

第1章

天暗了。

挂上灯笼,哑巴开始收拾面摊。

其实也没有什麽好收拾的,把堆得高高的碗洗洗,几张破桌子擦擦干净,然後一张叠一张,放到墙角,只留下一张桌子,以备万一又有客人来吃面条。

一般情况下,天黑以後,基本就没有什麽人上街来吃面条,除了打更的更夫或者巡夜的县衙差役,偶尔在天气寒冷的时候,把缩在炉火边睡觉的哑巴叫醒,下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吃完以後,继续去打更或巡夜。

可是现在已经是初夏,夜晚虽然还不算炎热,但对於更夫或者是巡夜的衙役来说,一碗酸梅汤要比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更有吸引力。

不过哑巴还是留下了一张桌子,他不知道今夜会不会有人来吃面,但是从半个月前开始,就一直有一个人,在每晚亥时,更声二响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他的面摊内。

现在离二更还早,哑巴收拾好面摊,慢吞吞的从锅盖下拿出一只大海碗来,蹲到一旁狼吞虎咽。碗里,都是客人吃剩的面条,哑巴不舍得倒掉,就等客人走後,把剩下的面条收到大海碗里,这样一碗,足足抵普通的碗三碗。

哑巴一天只吃这一餐,这一碗,可以让他捱上一整天。

吃完以後,哑巴洗洗手,开始和面,在雪白的面粉里,一点点加水,一点点揉捏,看著面团一点点成型,哑巴的嘴角也一点点翘起。

哑巴的笑很难看,不是笑容难看,而是他的脸,似乎曾经被火烧过,愈合的伤口坑坑洼洼,不笑就已经很吓人了,这一笑,牵扯了脸部的肌肉,就更加狰狞可怕。

在人前,哑巴从来不笑,他只有在和面的时候,才会显得高兴。

哑巴,喜欢做面条,在揉面的时候,他全神贯注,仿佛所有的心力都投进眼前的面团中。因为他不会做别的,只会做面条,所以他一定要做到最好。

白天,总有很多人来哑巴的面摊吃一碗面,因为哑巴的面,是这座小县城里最好吃的。

揉好了足够明天一天用的面团,哑巴切了一小块出来,用擀面杖擀平,将面片切成了长短一致、粗细均匀的面条,然後将面条扔进了面汤中。

仿佛是算好了时间,更声二响,在面条出锅的那一瞬间,面摊前面出现一个人。

这个人出现得很突然,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宛如鬼魅,在这漆黑无月的夜晚,分外显得诡异。

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哑巴正在半梦半醒间,吓得几乎尿了裤子,幸运的是,那一天有月亮,月光非常柔和,照在这个人的脸上,连脸上的细细绒毛,都几乎照得一清二楚。

这是个非常漂亮的人。

不不不,用漂亮还不足以形容这个人的外表,哑巴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他却认识几个字,所以他知道,如果一定要什麽词来形容的话,那麽用下凡的仙人这五个字,就能够来表现出这个人的容貌与气质。

像仙人一样美丽的容貌,像仙人一样冷漠不可亲近的气质。

仙人不喜欢说话,哑巴费了好大力气,才知道仙人想吃面。仙人,不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吗?

这个疑问,让哑巴疑惑了很久。

仙人也许不一定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仙人不知道在人间吃东西是要付钱的。

半个月来,哑巴一次也没有收到仙人的面钱,每次仙人一吃完,就整个人都不见了,哑巴曾经一度以为自己遇到的是鬼,但有一次他送上面条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仙人的手指,手指很凉,但还是有著人的体温,不过仙人似乎并不喜欢被人碰触,冷冷的看了哑巴一眼,那目光好似寒冬腊月里的风,让哑巴从头冷到了脚。

从那以後,哑巴就绝了索要面钱的念头,每晚按时下一碗面条,等仙人来吃,就当养了一条狗吧。

以前面摊是有一条狗的,一只老黄狗。老黄狗是哑巴的义父、这面摊原来的主人养的,哑巴的义父姓周,叫什麽名字没人知道了,因为一辈子守著这个面摊,没有娶老婆,也没有儿女,所以县城里的人都叫他面条周。

哑巴是五年前,面条周在县城外十里的一条河边捡到的,当时哑巴全身都是烧伤,只剩下一口气,面条周好心,拿出几十年的积蓄,带著哑巴去了几十里外的洛阳,请了最好的大夫,总算救回了哑巴一条命。

哑巴并不是天生的哑巴,只是嗓子被火熏坏了。对怎麽被火烧伤的,他几乎完全记不得了,不知道自己叫什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面条周看他可怜,就收他做了养子,把一手做面条的绝活传了给哑巴。

两年前,面条周病死了,他积攒了一辈子的钱,没能用在自己身上,却救了哑巴,面条周说,上辈子,他一定欠了哑巴,这辈子要还回来,所以面条周走得很安详,那条陪了他十几年的老黄狗,几乎同一天跟著面条周去了,仿佛就算是死也要跟著老主人在一起,不让老主人黄泉寂寞。

哑巴一直也想养一条狗,能陪自己一辈子的狗,可是没有狗敢接近他,就连狗也害怕哑巴那张被火烧毁的脸。

可是就是连做梦,哑巴也想养一条狗,仙人就像一条狗,不会害怕哑巴那张可怕的脸,呃……事实上正好相反,哑巴有点怕仙人,仙人的身上,有一种哑巴说不清楚的东西,让他感觉害怕,恨不能逃得远远的。

但他不能逃,因为面摊在这里,哑巴不能离开面摊,於是他只能每天在这里等著,既期待又害怕,这样矛盾的心情,让哑巴有些不知所措,有时候会站在角落里呆呆的看著仙人,有时候又会缩在炉子边瑟瑟发抖。

上一篇:穆如清风 下一篇:误入钱眼(出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