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青蛇(1)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青蛇》蒙莎

文案:

我叫梁大伟,今年十八岁,职业捉妖师。

万万没想到——

我在捉妖的时候,被蛇咬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大伟小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壹】

我叫梁大伟,今年十八岁,职业捉妖师。

万万没想到——

我在捉妖的时候,被蛇咬了。

【壹】

这桩悲剧发生在半夜。

青州府七桥镇的里长说镇子后山上有妖怪盘踞,请我去捉妖。那晚我左手提着灯笼,右手托着罗盘,沿着蜿蜒在大片荒坟与古树间的小路走进山谷的深处,只觉周围妖气冲天。

山里的妖怪似乎不少。我正寻思着随便捉他一两只小精怪回去交差了事——

突然有条蛇咬住了我的小腿。

那条蛇头呈三角,通身碧绿,金瞳赤尾,一望而知正死死咬住我的尖牙一定储满了毒液。

我抓住蛇尾用力一甩,它横着飞了出去,脑袋“啪”地一下甩在旁边的一截断墙上。眼看那条青蛇在墙根下蜷缩成碧绿的一坨,我忙放下灯笼,就地坐下来看伤口。只见黑色的血正从两个小洞里往外冒,那血里还隐约散着一股妖气。

原来这蛇不但是条毒蛇,还是只蛇妖。

我被蛇咬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能在被咬之后麻溜地解下腰带缠住动脉,然后用小刀划开伤口放血。等伤口淌出的血由黑转红,就把一枚清毒丸捏成两半,一半外敷,一半内服;小半个时辰就没事了。

这小半个时辰里,青蛇一直伸长脖子,两只小眼睛贼溜溜地盯着我,仿佛在思忖我为何迟迟不死。

我也一直盯着它,有些后悔刚才没把它的脑袋摔成肉饼。

等到右腿恢复知觉时,我拍拍衣裳,站了起来。

青蛇的头往后一缩,伸在外面的红信子也跟着嗖地缩回了嘴里。

我“锵”地拔剑,“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嘶嘶——捉妖嘶——”

“要不是你先招惹我,你这种小妖我看都懒得多看一眼。但是既然你咬我了——”

我挥剑作势要砍。蛇妖的身体颤抖着缩成小小的一卷,脑袋和脖子却依然伸得挺直:“杀妖凶手!嘶嘶!我要杀你!报仇!”

“哦,我这两年还真是杀过几条穷凶极恶的蛇妖,也不知道你要给哪一条报仇,不如顺便送你下去和它团聚?”

“只是蛇妖?嘶嘶!你把这山头上的妖杀得一个都不剩下,想赖账?”

我背后一凉。

这山上妖气冲天,原来是因为妖怪都死光了?

我提起灯笼再往周围仔细看,果然发现草木丛中零星散布着一些妖物的尸体,大到虎狼小到鸟雀应有尽有。

那些妖物死状极惨,尸体全都烧焦了。我试着用剑戳了戳其中一具妖尸,它立刻就化为灰烬。

刚才上山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这些尸体呢?我真是太大意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妖了?为什么说是我?”

“昨天听镇上的人说要请捉妖师,我就下山去探消息,谁知回来就看到嘶嘶——不是你是谁!”

它说着脑袋一缩从我手里挣脱出去。

“真的不是?你说三遍给我看看!”

“不是不是不是!”

青蛇上上下下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说:“你走,嘶嘶。”

我简直莫名其妙。它胡乱咬我一口的事就这么算了?我高高举起剑,趁它不备,剑柄“啪”地拍下去。它脑袋一歪,瞬间又瘫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坨。

“那也得先收了你。”我说。

整座山上只剩下它一只活妖,正好拿它去向里长交差。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首发于《小说绘》杂志,发表时的名字叫《问道》

第2章 【贰】

第二天。

我把里长给的钱和青蛇一起塞进背篓,继续往下一个地方赶。那是五十里外的一个滨河小城。因为腿上的伤口还未痊愈,我决定坐船。

“嘶嘶嘶……好饿……嘶嘶嘶……好疼……”

青蛇一直在竹篓里不停地哀嚎,细细的声音倒是催眠利器。

小船摇啊摇,我在不知不觉间睡着。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尖叫有人哭喊,船身也在剧烈晃动。我努力了很久才睁开眼睛,发现舱里竟然只剩下了我一个。

我决定先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却有阵凉飕飕的阴风扑面而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手腕上的佛珠热得发烫。这说明附近要么有很多妖,要么有只力量非常强大的妖——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非常棘手。

我压紧草帽,提剑上岸。

“找到啦!就是他!”

无数妖物的影子从街头巷尾出现,把道路的两头堵得水泄不通,就连屋顶上也挤满了看热闹的小妖。密密麻麻的妖影中间矗立着一头两层楼高的黑熊。这时一条大头鲶鱼从水里蹦出来,用一杆鱼枪指着我,“他就是梁大伟!我亲眼看到他在里长家收了钱!”

“啪!”

鲶鱼话音未落,黑熊的爪子就拍了过来。我的手刚摸到剑柄,就被它一爪子拍飞到两丈外。我落地时背后狠狠地撞在地面,眼前一片金星乱闪,黑熊又扑了过来,一掌拍在我身边。

“小子!”黑熊呲牙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七桥镇后山上的妖,是不是你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