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国王与镜(杂志版)(1)+番外

国王与镜[杂志版]

作者:蒙莎

发表在《青芒》上的修改本,比较和谐。

全文+番外

从前,有个英俊的国王,国王有一面神奇的镜子——它能回答你问出的任何问题。

国王每天对着镜子问同样一个问题:“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魔镜日复一日虔诚地回答:“是您,尊敬的莱斯利国王陛下。”。

于是国王每天都能心情愉悦地处理朝务。

这天早上,在去上早朝之前,莱斯利国王穿上了华贵的礼袍,戴上了闪亮的王冠,手持权杖又来到了魔镜面前。

“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忠心耿耿的魔镜回答:“是邻国刚刚上任的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莱斯利国王很满意地点点头,正准备离去,又猛然回过头来,一杖击在了魔镜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邻国的国王?难道他听错了?!

魔镜没有再说话。因为魔镜每天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莱斯利国王在惊怒中度过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在去上早朝之前,莱斯利国王又来到了魔镜前面。这一天,国王穿上了他最华丽的一套礼袍,戴上了镶着世界上最大的一颗蓝宝石的王冠,手里还拿着由整块紫水晶雕成的权杖。

魔镜中映出了国王光芒四射的身影。

莱斯利国王非常满意,于是骄傲地问:“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魔镜虔诚地回答:“是邻国刚刚上任的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莱斯利国王暴怒:“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明明是寡人!”

魔镜没有再说话。因为魔镜每天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第三天早上,在去上朝之前,国王怒气冲冲地来到魔镜跟前:“镜子啊镜子,给寡人看看这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的样子!”

魔镜回答:“遵命,尊敬的国王陛下。”

镜中国王的样子消失在一片迷雾中。有个白色的身影渐渐从迷雾中出现。莱斯利先是瞪大了眼睛发出一阵惊叹,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早朝的时候,国王下令:邀请邻国新上任的达尔菲国王来参加他的生日晚宴。

达尔菲国王欣然接受了邀请,并派使者来告诉国王:他将为国王送上珍贵的礼物。

莱斯利国王心想:不如送上你那颗美丽的,头颅。

在达尔菲国王出发之前,国王再次去问魔镜:“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魔镜虔诚地回答:“是即将来参加您的生日晚宴的那位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莱斯利国王冷笑:“他将被毒酒毒死,或是被毒蛇咬死,或是被我的侍卫杀死……到时候,寡人又将是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

满天浓云聚成一座座黑色的高山,蛟龙一般的闪电在云山之间劈落,滚滚的雷声仿佛要把整个世界炸翻。莱斯利国王心想,就让那个该死的达尔菲在路上被雷劈死吧!

然而提前赶来的使者说,达尔菲国王虽然在路上遇到了雷暴,但是他一定会及时赶到。

雷暴过后,狂风暴雨肆虐了整个国家。莱斯利国王心想,就让那个该死的达尔菲被洪水冲到大海里去吧!

然而又有使者划着小船赶来说,达尔菲国王虽然遇到了洪水的阻碍,但是他一定不会错过莱斯利国王的生日。

莱斯利国王心想,就算你能活着抵达我的王宫,我也一定不会让你活着回去!

于是风歇了,雨停了;在达尔菲的旅程的最后一天,灿烂的阳光重新普照大地。

当夕阳隐去最后一丝光辉,当第一颗星星在深海一样的天空绽放光芒,达尔菲国王踏进了莱斯利国王的宫殿。

达尔菲国王就像莱斯利国王在镜中看到的那样,颀长的身子罩着纯白色的礼袍,腰间深蓝色的腰带上镶嵌的钻石仿佛满天璀璨的星斗;他金黄色的头发上压着镶嵌着红石的王冠,深蓝色的眼睛深嵌在挺直的鼻梁两旁,陶瓷一样白净透明的肌肤仿佛在放射着光芒,令所有人都不敢逼视。

大殿中的每一个人都为他屏住了呼吸。只有枝头的夜莺在一蹦一跳地歌唱。

达尔菲国王迈着天鹅一般优美的步子向莱斯利国王的御座。莱斯利国王看着他慢慢走近,心情越来越乱。

达尔菲的美貌虽然和他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然而确实胜过他许多。

他的美是春天那样令人心情愉悦的,活泼的美;而达尔菲国王的美却像秋天那样,雍容而华贵。

莱斯利国王的心受到了双重的煎熬——他嫉妒达尔菲;更要命的是,他在瞬间倾心于达尔菲……甚至产生了要得到他的念头!

莱斯利国王被这个念头吓坏了。

他怎么可以倾慕自己的敌人!

这时达尔菲已经走到了他跟前,向他伸出手:“莱斯利国王陛下,很荣幸能来参加您的生日晚宴。”

莱斯利压抑着自己的倾慕和愤怒,微笑着,亲手为达尔菲国王斟上一杯酒:“这话应该由寡人来说。能请到您来参加寡人的生日晚宴,寡人万分荣幸。”

达尔菲国王微笑着接过酒杯,却又递给了身后的一个人:“您派来接我的侍卫在烈日中等了一整天,这样辛苦的人应该喝这第一杯酒。”

侍卫顺从地把酒喝了下去,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侍卫的尸体被拖了下去。莱斯利国王惊恐万分,达尔菲国王却仿佛没有任何的意外。两人不约而同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