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求不得(7)

作者: 天予昭晖/箜之伶 阅读记录

夏希辰以为他又是为了打破脑袋的事情来找莫言麻烦的,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推了张亮一把:“你还没完了是吧。”

张亮把烟屁股往地上一扔,挽袖子就要动手,夏希辰也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莫言本来想转身走人,可突然想到下周学校就要公布保送名单,他生怕夏希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点儿幺蛾子,这不毁自己的前途吗?他上去抱着夏希辰就想把他拖走,嘴里也没客气:“你为点儿小事儿,跟这么个人渣动手犯的着吗?”

‘人渣’俩字儿听在张亮耳朵里要多刺耳有多刺耳,他就是鬼迷心窍了,每天晚上不来看莫言一眼,心里就像猫抓一样难受。他放开夏希辰,转而盯着莫言,声音不算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我不仅人渣,我还变态,要不我怎么能惦记上你呢?”

周围的人就跟炸开了锅似的,纷纷议论起来,有的说变态,有的说莫言是得罪人了,甚至不远处还有几个姑娘高喊着从了吧。莫言用余光扫了一眼,校门口站着的几个老师脸都黑了。

他面不改色的冲着张亮来了句:“有病得治,真的。”然后拉着夏希辰就走了。张亮笑嘻嘻的在他身后喊彼此彼此。

从那以后学校里就传开了,莫言被一男人,还是附近职高一小流氓惦记上了。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什么长了张娘们的脸,怪不得男的都喜欢……该不会他本来就是个变态,我听说同性恋本来就滥交,估计是这个莫言劈腿,奸夫找到学校来闹了……

莫言就跟没听见似的该干嘛干嘛,倒是夏希辰很气愤,捏了拳头直说放学要去找那个人渣好好教训一顿。莫言扔给他个小白眼儿:“拉倒吧,你跟他那种人拧个什么劲儿,消停儿复习吧。”

学校保送名额一出来,夏希辰毫无悬念被保送l大。他理想中的大学,学校挺好不说,关键是离家近,如果莫言能和他考上同一个大学就更加完美了。夏希辰这把彻底消停了,所有时间都用来督促莫言看书做题。搞得莫言真是苦不堪言,转念想着这样朝夕相处的时日不多,这些苦也都不算什么了。

莫言一直以为喜欢上夏希辰是他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可他经历了之后的一切就觉得他对夏希辰那点儿龌磋想法,简直矫情得都不算个事儿。

那天他照常放学回家,刚打开门就觉得家里的气氛诡异异常,平时一见他进屋就扑上来迎接的闹闹,此时趴在沙发下面,眼睛亮闪闪的一副可怜模样。厨房里没开灯,也没有饭菜的香味。沙发上坐着的竟然是他那许久不见的爹。

莫言换了鞋走进屋,不经意的问了句:“我妈又去打麻将了?”

莫华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冲着莫言招手:“过来坐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莫言挺不适应眼前这氛围,从小到大他爹什么时候找他谈过心,父子俩连寒暄都几乎没有。他走过去坐下,莫华从茶几上拿了封信递给莫言:“你妈留给你的,你看看吧。”

莫言看完信嘴都合不上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搅成一团,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妈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跟他爹离了婚,收拾包袱走人了?!他妈信里只说对不起他,要他跟着他爹好好过,也没说个去向。他妈本来就是个家庭主妇,又没个工作什么的,走得倒是孑然一身毫无牵挂。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莫言打了电话过去,那边只是关机。

莫华从卧室里走出来,看着莫言着急打电话的样子倒没什么反应,语气也是不咸不淡的:“别打了,你妈回苏州去了,长春的号码她不用了。”

莫言被父母突如其来的婚变搞得有点儿缓不过神来,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半大小子,上了一天学回来,朝夕相处十几年的妈不见了,成天见不着人的爹突然冒了出来。莫言现在整个人都处于半疯状态,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上涌。他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了张嘴,却又觉得胸口堵的难受。他想见到他妈,从来没这么想过。最后什么也没说,眼睛通红通红的瞪了他爹一眼就跑了出去。

莫言在雪地上漫无目的的疯跑着,他从小就有一个让所有人羡慕的美满家庭。爸爸事业有成,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常在家,可对他和他妈是真不错。他妈是个家庭主妇,成天就呆在家里专心侍候老公儿子。不缺吃不缺穿的,除了爹妈还有夏希辰宠着。他以为他这辈子最不顺当的事情就是发现自己是个同性恋,还喜欢上了自己的兄弟。却没想到,他爹妈在高考的前夕给他来了这么一招狠的。

莫言实在是跑得累了,脑子也是恍惚的,突然脚下一拌就扑倒在了地上,脑袋深深的埋进了路旁的雪堆里。他实在是不想起来,就像只鸵鸟一样把头往雪地里埋得更深。他想不通,他妈从来都是个不着调的人,怎么在这事儿上就那么有主意。硬是让他毫无察觉的就把婚离了,走的不见踪影。

莫言想着就觉得眼睛酸涩得难受,心里也憋屈得要死,一开始只是静静的躺着眼泪,那些泪水落在雪地里连个痕迹都不会留下。哭得狠了就断断续续的传出几声低泣,长春冬天的夜里,路上早已没有什么行人,连车也很少。莫言的哭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听起来格外的让人揪心。

张亮今天又没再巷子里堵着莫言,看见他和那个夏希辰在车站有说有笑的等车心里就老不痛快。沿着马路瞎转悠,走到这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就听见呜呜咽咽的哭声,似有似无的传进耳里。他下意识以为见鬼了,仔细一看前面地上趴这个人,脑袋拱在雪地里,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张亮就不是做好事儿的人,他就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个乐子。过去用脚尖踢了踢那人的腰:“死没死?”

第 8 章

张亮踢了两下,那人却依旧趴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他觉得很是无趣,转了身就要走。可看着那人的身材心里莫名的就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他蹲下身去,伸手揪了人的头发往后一扯,就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样。结果就看见莫言那张漂亮脸蛋上那叫一个精彩,泪水混合着雪水流得满脸都是,一张脸冻得就跟猴屁股似的红,唯有一双眸子亮闪闪的这么斜瞪着他。张亮吓了一跳,都不忍心看了,连忙视线下移,哪知莫言跑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件T恤,此时被他揪着头发,修长的脖子被迫后仰着,那皮肤就跟天上落下来的雪花一样白皙莹润。张亮都看傻了,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莫莫莫莫言,你怎,怎么在这儿趴着?”

莫言就扔给他俩字儿:“松手。”

张亮赶紧松开拽着他头发的手,又伸过去想要扶他起来。莫言挥手挡开,双手撑地利落的站起来,抹了把脸抬腿就要走。张亮赶紧伸手拉住他:“去哪儿?我送你吧。”

莫言甩了两下没甩开,皱着眉看他:“干嘛?”

上一篇:令行禁止 下一篇:晚星晚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