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求不得(23)

作者: 天予昭晖/箜之伶 阅读记录

莫言进了他们约好的那家餐厅,捡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下,跟踪他的人随后也走了进来,正好坐在离他不远不近的角落里。莫言点了一桌子菜,没动一下筷子,就是低头玩儿了会儿手机,然后站起来就往门外走。角落里的几个人也立刻跟了出去。

夏希辰来到餐厅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莫言,询问服务员的时候人家老不痛快地说:“您说那人不到七点的时候来过,坐这儿点了一桌子菜,我们都以为他等人呢。结果他连钱都没付就走了,还把手机丢这儿了。”

夏希辰多聪明的人,一听这话就白了脸色,莫言这是故意要引开他,如果不是有危险,莫言为什么要特意打电话给他推迟见面时间。而且,他故意把手机落在餐厅,显然是要留给自己,那么这手机就肯定有问题。夏希辰拿过服务员送来的手机就往外冲。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他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人,心里的感觉越发焦躁,整个人都开始慌乱起来。

餐厅不远处有一条漆黑狭窄的巷子,他路过之时莫名的停下了脚步。就像无形中有一条线牵引着,鬼使神差的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夏希辰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手心里都是冷汗,并且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昏黄的光线下,他看见不远处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虽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可那身型他再熟悉不过,不是莫言又会是谁。

夏希辰几步上前将人从地上抱起来,莫言的衬衫早已被鲜血浸湿,身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夏希辰不敢耽误,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抱着人往巷子外跑。

看着莫言被医生护士簇拥着推进手术室,夏希辰坐在长椅上,一片空白的大脑才开始慢慢恢复思考。他想起两个人小的时候,每次莫言要指使他做什么事情,总会双手捂在胸口处,好看的眉打成了结,整张脸皱成包子,大眼睛眨两下就能氤氲出水汽来,用小孩子特有的稚嫩嗓音说:“我好难受,我要找妈妈。”

夏希辰一直都知道,他难受,他难受个屁,他就是消遣自己帮他背书包帮他买零食帮他做作业……可是那又怎么样,那些都是他夏希辰心甘情愿为了莫言去做的。无论儿时的莫言有没有装出一副孱弱的样子,他都是愿意替他去做任何事情的。

夏希辰双手捂在脸上,去掩饰那些滑落的泪水。他早就将那个人放在了心尖儿上,无论对他说出多无情的话语,做出多绝情的举动,可总是不由自主的想着他,想着年少时的美好。那个时候他们无忧无虑无所顾忌,自己理所当然的宠着他哄着他,而他也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所有照顾和呵护。

如果日子可以那样的一直过下去该多好,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所有事情该多好,如果自己当年没有接受那个保送名额而是跟他考入同一所大学多好……可是,人生哪来的如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纵使再多心疼再多懊悔也回不到从前,只要莫言平安,以后的日子他还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只要是他莫言想要的,自己都会尽所能的满足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夏希辰立刻扑了上去,抓着医生就是急切的询问:“他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医生说:“身上的伤口都没事,只是头部受到了重击导致颅内出血,送来的时间又比较晚,我们已经尽力,手术还算成功,病人现在送到了监护室,明天麻药过了,他能醒过来就算是过了危险期。”

夏希辰听出了医生话中意思,于是问道:“如果明天醒不过来呢?”

医生摇了摇头:“那就不好说了。”

第二天莫言果然就没有醒过来,夏希辰通知了莫言的父母,楚画趴在床边儿眼泪都哭干了,他的儿子却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莫华抓着夏希辰拖出病房就是一顿拳脚:“我知道我儿子和你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干嘛要来找他?”

夏希辰也不还手,双眼布满了血丝,目光却一秒也不肯离开病床上躺着的人。墨画是气疯了,其实他心里知道这事儿根本也怪不了夏希辰,可他心疼自己的儿子,就想找个人撒气。

一天两天,一周,甚至一个月过去了,莫言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躺在病床上靠着仪器和药物维持生命。医生也不知道他醒不过来的原因,只是说时间越长,苏醒的可能就越小。

夏希辰从莫言的手机里果然找出了重要的证据,案子慢慢明朗起来,犯罪人员先后落网。震惊全国的汽车走私案尘埃落定。莫言受伤也是因为利益集团着急得到张亮手里的证据,又得知莫言和张亮的关系,所以料定证据会在莫言那里。便找了人想要去吓吓莫言,让他把东西叫出来,实在不行就绑回去慢慢问。哪知去的几个人下手重了,一看莫言脑袋破了还留了那么多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以为他死定了。慌了神也顾不得其他就跑了。后来警方在去往无锡的高速路上把犯罪嫌疑人逮捕,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

至于张亮,他主动配合案件工作,态度积极,涉案较浅,只是因为改装违法车辆,帮助犯罪集团掩盖走私罪行,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正好洒在病床上,莫言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柔和的光晕,整个人却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夏希辰一边给按摩,一边和他说着话。絮絮叨叨把案件从头至尾都说了一遍。又说他老板给他打电话了,要他回去上班,还有杂志约他做专访……

他说了很多很多,可是莫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突然停了下来,一手捧着莫言的脸,一手抚摸着他因为手术而剃得光光的脑袋:“莫言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以前以为只要我努力工作让自己变得强大,我就可以保护你,照顾你一辈子。可是我现在才知道,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无论别人用什么样的目光看我们,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

他俯下身去,亲吻上紧闭的眉眼,用最轻柔的方式辗转厮磨。他最喜欢莫言的睫毛,浓密卷翘,像一把小刷子,每一次眨眼时扫过嘴唇都让他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他闭着眼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却忽然发现嘴唇上传来的感觉并不是他的想象,而是真实的,长长的睫毛拂过柔软的唇。他猛的睁开眼,就看见莫言的眼皮轻微颤抖了两下,然后缓慢的睁了开来。

“天哪,你醒过来了,你真的醒过来了。”夏希辰的声音是掩饰不住的狂喜,伸出手去猛按着床头的呼叫铃。医生护士迅速赶到,一见着病人苏醒过来,赶紧把夏希辰赶出了病房,开始给莫言做全身检查。

夏希辰每天守在医院李,陪着莫言做复健,陪他去花园散步,安静的坐在病床前给他削水果,偶尔还会宠溺的伸出手去摸摸他光秃秃的脑袋:“天气凉了,出去的时候戴个帽子吧。”

上一篇:令行禁止 下一篇:晚星晚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