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今天我媳妇还是那么美腻(1)+番外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今天我媳妇还是那么美腻》

作者:skyrian123456

文案:

第一人称主攻文

属性不明攻VS美腻上将受

短篇

1.

作为穿越重生人士,刚听到帝国联邦联姻上将这类词的时候,我是懵逼的。

原因无他,我想起了A【马赛克】O,哨【马赛克】导,生【马赛克】子等各种设定。

作为一个青少年中二期捧着科幻小说仔细阅读各种意淫爽歪歪的腐男,最近几年翻出一篇科幻小说,就加这些设定,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我非常害怕我成了【马赛克】,但我没有。

我非常害怕我进入了一个【马赛克】的世界,但并没有。

我非常害怕我被迫联姻,这个可以有。

我的联姻对象是个男人,还是个上将,还是个大美人上将,你们问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当然有,我是腐男,我特么又不是GAY。

2.

但是作为落魄小贵族家的次子的我并没有人权,更何况这联姻是帝国国王亲自定下的,我对科幻世界和封建帝制的联合接受良好,毕竟是早期点家的知名设定,得了,扯歪了,还是聊聊我的未婚夫吧。

这个世界并不是那种男人和男人结婚习以为常的世界,法律刚刚宣布男人可以结婚了,我未婚夫如果喜欢的女人,国王为了巩固地位说不定把公主嫁给他,但他偏偏喜欢男人,他本身一家都是将军,又是家中长子又有卓越的军事天赋,这要是再找个有才能或者有背景的男孩子,国王肯定得方,总结来说,我觉得我可能被卷入了一场传说中的政治斗争,我就是那个国王用来削弱我未婚夫家族实力的炮灰,不说棋子是因为我这级别还够不上。

别管斗争不斗争,炮灰不炮灰,我还是踏上了找我未婚夫培养感情的道路。

你问我为什么不反抗一下,消极一下,明明是直男为什么要伪装成GAY去讨好未来老婆?

呵呵,爱情诚可贵,直男价更高,若为生命许,二者皆可抛。

3.

我去找我未婚夫,但是不幸扑了个空,他带兵出征了,我喝了好多营养液,得知他在结婚的时候会赶回来。

我们的婚礼不那么隆重也不那么寒酸,未婚夫的家人不那么冷淡也不那么和善,一切都是标配,除了我未婚夫迟到了,干脆穿着战斗服就过来跟我结婚了。

帝国的战斗服是那种纯白色收腰带穗带的,我的语文一直学不太好,没办法描述,但是纯白色嘛,大家都懂,换个肤色稍黑的能衬托成黑炭,换个稍微丰满的能衬托成肥胖,换个气质不行的分分钟变成屌丝没商量。

但换成我媳妇这么又白又高又瘦又有气质的,就是分分钟美上天。

我媳妇竟然如此美腻,我感觉心脏砰砰直跳。

我是单纯的作为腐男的那种欣赏的跳,我的脑子里迅速闪过了各种18X的小黄书和小漫画,这种美丽的青年,就该找个帝王鬼畜攻配他,而不是我这种钛合金一样真的直男。

4.

我媳妇身份高贵,但他还是嫁给了我,不用说,又是国王陛下那个渣攻干的。

呸——我不能自己腐,就意淫国王和上将的二三事,国王陛下可是笔直笔直的直男,有王后有王妃有很多情人的那种,最重要的是,他所有的承认的和绯闻对象中,没有一个是男人。

好了,绕回来,接着说我媳妇。

我和我媳妇在婚礼结束后,开始尴尬地进入了洞房,我没提需要嘿嘿嘿的事,倒是我媳妇拿他的丹凤眼瞅了瞅我,说,要做么?

要,做,么?

一个美人问你要做么,你怎么回答?

我当然义正言辞,禽兽不如地回答说,不要。

对不起……我是直男……我媳妇再美腻,我也硬不起来。

我媳妇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嘴角,看样子心情还不错,嗯,我心情也不错,看样子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就说嘛,我媳妇一个美腻又帅气的绝世好受,怎么可能乐意被我糟蹋,他就客气客气地一问,我也客气客气地一拒绝,然后大家和和气气地抱着枕头和被子各自去休息,以后当一对相敬如宾的联姻夫夫,这多好,你说是不是?

……

……

WTF?

WHATTHEFUCK?

我不过就是喝了一杯睡前牛奶的功夫,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美腻的媳妇一身青紫,表情十分虚弱?

为什么我那玩意儿插在我媳妇的【马赛克】里?

为什么我媳妇睁开了眼睛,眼神如刀,分分钟想杀死我的模样?

我艹,作者你是不是在玩我?

5.

心理上而言,我不带套插在我媳妇的XX里,我是不觉得爽的……毕竟我腐的是二次元和意淫,而不是让我直接插入对方的XX。

生理上而言,由于男性特殊的生理结构,他的XX又热又软又紧,我是……爽的。

早晨起来,嗯,大家都懂,你们要相信我是想拔出来我的【马赛克】的,这真是我真实的想法,但是他的XX一夹一挽留,我就拔不出来了,我再看他的眼神,我害怕我拔出来他会弄死我,死之前,还是爽一波再说吧。

我扶着他的腰,啪啪啪,啪啪啪,我媳妇不知道为什么没力气,只能被迫承受着我的冲撞,他如果有力气,分分钟手撕了我吧,不对,他没力气,我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抽出我的XX落荒而逃呢。

咳,上句话当我没说,当你们没看到哈。

我收回我是直男那句话,我应该是个颜性恋,就是看谁好看就喜欢谁的那种。

6.

肏人一时爽,一生火葬场。

数个小时后,我媳妇恢复了力气,一脚把我踹到了天上。

这话没夸张,我是真的从床上被踹高了大约两米,然后精准掉到了柔软的沙发上,这战斗力——不愧是上将。

我媳妇自己冲了个澡,换上了他的战斗服,连个眼神都没给我,直接推门走了。

他就走了,这个被不清醒的我肏了一宿,被清醒的我肏了一上午的,新嫁少妇,呸,少夫,就这么穿好衣服,跟没事人一样的走了。

你们知道我什么感觉么,我觉得……我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真的。

我不觉得我是金针菇,也不觉得我体力不行,但我媳妇分分钟告诉我,我就是个弱鸡。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7.

我媳妇这就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留着我在家里混吃等死,我是演戏的,别问我我一个贵族为什么要去干演戏这个行当,落魄贵族,落魄懂么。

作为一个十八线演戏的,为了这次联姻,我的经纪人给我安排了一个月的假期,让我务必哄好我媳妇,争取借力从十八线上升到十七线,然而我媳妇在婚礼第二天就走了,我还剩29天假期,只能混吃等死了。

上一篇:重生之真相碎片 下一篇:两只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