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报应不爽(4)

17.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生病的时候,人是靠不住的,还是要相信医生和银行卡中的数字。

我做了四场手术,搭配将大半年的疗养期,终于将命从死神的手中夺了回来。

我没有再和塞西尔联系,他也没有再和我联系,我们大概就这么平淡无奇地断了。

我回国,看了看我的儿子,很聪明的孩子,但是他不需要我了。

18.

我去了维也纳,很单纯的不是为了狩猎,只是为了旅游。

我在河畔喝咖啡,眼前被一阵阴影笼罩,我抬起头,看见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熟悉的是他的眉眼,陌生的是他的气质。

他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喊了服务员,点了一杯柠檬汁,他换了一杯和我一样的咖啡,金色的头发晃得我有些眼晕。

我们沉默地喝过了咖啡,我付了两杯咖啡钱,拎着外套想要离开,却被他握住了手腕。

我顺着他的手指移动视线到他的眼睛,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我很熟悉的欲望的火焰。

我挣脱了他的手,抬起手,将衬衫解开了两个纽扣。

我说,我的住处离这里不远。

19.

我和他滚了一夜的床单,我在下的那种。

不算严格意义上的419,毕竟他是我的第一百二十二任交往对象。

体验很完美,器大活好,持久力也强,很完美地解决了我长时间积累的生理欲望。

我披着睡袍,拉开了卧室厚重的窗帘,我看见了不远处的街道上,拎着早餐往回走的122任。

他抬起了头,恰好和我视线相对,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看到我的身影,但他站在原地,看了我很久。

然后他低下了头,加快了脚步,往我的房子里赶。

我在吃着三明治的时候,恍惚之间想起了122任的名字。

除了中文的光外,英文也像极了化名。

我记得五年前,他对我说,他叫安吉尔。

我总觉得,这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希望是我的错觉。

我说,安吉尔,要重新尝试交往么。

20.

安吉尔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白。

我一贯是对自己很好的人,我需要一个男人,我不讨厌,床上带劲,陪伴我度过这一段遗忘塞西尔的时光,安吉尔是个很合适的人选,从他在第二天没有选择一走了之,而是买回早点这点来看,他对于还算旧情难忘。

久别重逢,他乡重遇,一场浪漫的恋爱,简直让人迫不及待。

安吉尔的笑一如往日般美好,他抬起了我的手,用脸颊蹭了蹭我的手心。

他说,伊仁,我答应你。

这一天我没下去床,在濒临高潮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划过了塞西尔的脸,但转瞬即逝,我搂着安吉尔的腰。

我说,你太棒了,亲爱的。

21.

和安吉尔的交往无处不精致,无处不妥帖。

我们坐在河畔,安吉尔的手指拨弄着琴弦,唱着他自己谱写的情歌,用我听不懂的一种语言。

我恍惚间想起,在我们初次交往的时候,他靠着我的肩膀,刷刷地谱写着乐谱,那年的安吉尔真是一个天使,像一个灼热的太阳,照亮了阴暗的我的每一个角落。

---

他为我采摘清晨的玫瑰花,胡闹着要插在我的西服上。

他抱着我的腰,像一个多毛犬类的动物一样,撒着娇不愿意让我出门应酬。

他试着为我做饭,烧坏了厨房,可怜巴巴地缩在沙发里。

他坐在我的单车后,胆子很大,竟然站在了我的车后座上,他伸开了双手,很勉强地维持着平衡,我气急了停下单车,他从单车上一跃而下,头发伴随着汗珠留下一道亮丽的痕迹。

我们坐在山顶上,看着初升的太阳,他并拢了双手,很傻地喊着,伊仁,我爱你。

往事如刀,刀刀见血,那些刻意被我封存的记忆,又一次重见天日。

一首乐曲已经中止,安吉尔放下了他的吉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我顺从心意,凑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带着点苦涩味道的吻。

22.

我儿子已经到了能给我打电话的年纪了,我挂断了电话,安吉尔盯着我看。

他说,伊仁,你儿子都那么大了。

我轻微地点了点头,我说,是啊,日子过得真快。

我做好了安吉尔质问我当年的一切的准备,但他选择了生硬地转换话题,他问我中午吃什么,是意面还是牛排。

我转了一圈手机,将手机随手扔在了沙发上,我说,比较想吃你,安吉尔先生。

安吉尔先生抓了抓头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他说,好啊。

23.

从重逢到交往的经历,甜蜜得像是一个美梦,每一句话都是引诱人坠入的陷阱,每一句话都是掺杂着毒的糖。

虚假的伪装在安吉尔单膝下跪,向我求婚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我点了头,我伸出了手指,我说,安吉尔,我答应你的求婚。

我答应你,安吉尔,毕竟,我爱你。

空无一人的教堂,瓢泼而下的雨,永远提示对方已关机的通讯。

安吉尔选择了报复,报复我当年对他的遗弃。

从最初的相见,我就知道他包藏祸心,他在演戏,我却入了戏,或许是情感空窗期过于软弱,或许是出于对当年遗弃他的那丁点微不可及的愧疚。

爱情宛如玫瑰,刺得人满身是血。

我在空旷的教堂里,等了一天一夜,外面的雨也从暴雨变成了中雨,我挂断了电话,从手包里取出了折叠伞,撑开了伞,皮鞋踩过积水的地面,雨伞遮挡住了无边无尽的雨幕。

再见了,我的122任,再见了,我的光,再见了,我的安吉尔。

24.

我委托私家侦探,查了查我的121任交往对象的现状,有的过的很幸福,有的过的不那么幸福,过的不那么幸福的,我以匿名的方式,在他们的账户上打了一笔钱。

不是我突然良心发现,也不是我突然就圣母了。

我只是觉得,有种莫名的,同命相怜的感觉,而我比他们还幸福一点,毕竟我有钱。

钱能买得来爱情,但买不到我想要的男人的爱情。

我依然可以很坦率地说,我爱塞西尔,我也爱安吉尔,他们或许爱我,或许不爱我,这和我大概,都没什么关系了。

玩儿过享受过痛苦过背叛过也被背叛过,我应该已经把我的债偿还得差不多了。

25.

我的圣经背诵得不错,经过短暂的培训,成了一家小教堂的神父。

我爱站在新人的面前,为他们主持婚礼,见证他们的爱情达到一个小的巅峰。

或许在之后的日子里,新人们会更加深爱彼此,但更多的可能,是他们渐渐忘记了当初的深爱,彼此麻木,两看生厌。

我心怀怜悯,怜悯这些即将被爱折磨的人们。

我心怀感恩,感激我及早抽身,并未迷失。

上一篇:重生之真相碎片 下一篇:倒霉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