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西北有断剑(1)+番外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子息卷三《西北有断剑》作者:菊文字

文案

基督山·白梅千里寻夫为哪般?

罗切斯特·虎与简·阿牛情归何处?

王小侯和谢小翠一段苦涩的初恋哟,灯火阑珊处是否还有他凌乱的身影?

后肢强劲的小蝌蚪能找到他的妈妈吗?

子息卷三,继续亮剑!

内容标签:生子 青梅竹马 报仇雪恨

主角:赵五松、白旭梅、瀬玖、及所有酱油

第1章 惊才绝艳人妻初为人父忠犬

西北,叶碎城,将军府

赵五松和阿牛两个仆人在伺候将军吃过饭后进房间打扫。

阿牛拎起那沾着一大滩可疑粘质的床单对五松挤眉弄眼道:“不知道昨夜是哪个姑娘侍寝,受不受得了咱将军这顿折腾。”好像自己无意间抓住了濑将军是什么把柄一样,一抬头,“咦!这里怎么有幅画?”

赵五松凑过去看,果真在床脚挂着一幅画,画里人看着眼熟。

阿牛品嘴咂舌道:“模样还挺标致的,不过这身材……快生了吧?可是咱将军府还没有夫人哩!”很长一段时间来,怀孕的雌性生物都是阿牛的忌讳,连母狗遇到他都要绕着走免得挨踹,这梅花受孕图正触动他的心事,想道,“难道将军他……也是人妻控?难道世间的男人都觉得别人的老婆好?!”他受了些不幸之后想法偏激,总爱往与自己不利的方向去思考,越想越窄。

赵五松笑眯眯道:“要生小宝宝吗?真好。”

阿牛暴跳道:“干你的活去!去!今天把被子全洗了!生什么生!生几个都跟你一点关系没有!你高兴个什么劲!”泄愤地骂了半天,五松缩着头去洗床单。

而瀬玖此时正在书房里,打开新到的鸽子信,上面写着:早产,子平安,后肢强劲……

看到这瀬玖激动地站了起来,满脑袋都是“儿子儿子”这样的字眼,初为人父的喜悦比精虫还上脑,然,后面的话却如一盆冷水兜头下,“产夫失踪,生死未卜,仍在搜寻中。”

瀬玖无力地坐道椅子上,脑子乱极了,他当爹了,然,老婆却离家出走……他那个性子自然是不肯替自己这种人生孩子,就像是山里人攒了点钱好容易买了个城里女人做媳妇,看着防着不让跑了,搞大了肚子也不放心,好容易盼着孩子生下来,女人做了娘还不甘心同他安分过日子,瞅个空还是跑了……他如果是跑来找自己报仇倒还好,终归有个奔头,可以见上一面,就怕路上遇到什么危险,遭遇什么不测,他武功尽失筋脉受损,据说怀孩子的时候还很辛苦没少遭罪,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干着急,特别是西域这边割据势力盘踞鱼龙混杂的,瀬玖都不敢想下去了……他站起来来回踱着步子,不行!不能在这里守株待兔!那兔子半路给狼叼了去怎么办?他必须找到他保护他!

他立刻坐下来给皇上写奏折,请假找媳妇去。

然,写完了,他叹了口气,阖上,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家事,再大也还是家事,大不过国事。

他前脚一走,消息哪怕透露一点,后脚魔教就要趁机兴风作浪,那些个部下虽然能干,然,并不能代替他这个主帅的作用,他是独眼战神,是军队的精神领袖,此时临阵抽身找媳妇去,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他苦心经营数年的格局满盘皆输。

输赢虽然没有大少爷在他心里的位置重要,然,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是军人的最高准则,在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之前,他首先的身份是一个帝国的好军人!

这样想着,他将那周折永远地搁置下来。他还不到四十岁,然颇有人到中年的无力感,家国天下,他深深地感到疲倦孤独,知我者谓我挺累,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所幸,傍晚时分他突然豁然开朗,真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白大少是什么人?!是惊才绝艳的江湖传说啊!他怎么会轻易被干掉!“恨我吗?恨我就来找我吧。”他眯着眼,眺望远处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我等着你,大少爷。”

当晚,景咸帝的八百里加急鸡毛信也到了,信中先是恭喜他喜得贵子,并将他儿子的教育费抚养费等一干费用大包大揽,还说可以接他儿子进宫给皇子做伴读。

瀬玖有点愤怒了,心想,你个做皇帝说话真是不着调!我儿子一介奶娃,除了吃喝拉撒啥都不会,还是个早产的,亏你还好意思说是做“伴读”,让你的皇子边上课边给我娃换尿布吗?怕我造反到这种程度吗?安的什么心!

他挥笔写回信,道:“臣惶恐,犬子不能担当重任,暂养外祖家中,等犬子脱掉开裆裤之后再为皇上效力。”

然,他又一想,不行,那个谢相就是伴读出身,看看都混成什么德行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谢妖姬”,其实就是一个禁脔,可见伴读不是什么有前途的活,等儿子脱开裆裤也不能让去,到时候再找借口推脱。

景咸帝信上还表示知道了白大少的事情,拍胸脯保证会动用各级政府的力量,帮助他围追堵截,让他安心前方工作,后园有组织帮他看着呢。

瀬玖想,哼!我们家少爷的本事怕你还是不清楚,你那些无能的官员都劈了当柴烧怕也找不到他,末了他还得奔我来。

针对这一部分瀬玖虽然不屑,然,也虚头巴脑地表示无限感动无限效忠。并随信献上套沙漠狐皮的围巾和围手,说这是今冬新猎的,刚制好,特别保暖,对手脚冰凉的阴虚寒冷体质有益,请笑纳如何云云。

瀬玖自然之道景咸帝火力壮,三九天穿单衣也不算啥,然,他那个禁脔前谢相大人就怕冷得不行,棉袍都是特地加厚一层的,景咸帝总是以照顾瀬玖媳妇为人情,买来买去的,瀬玖想,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照顾照顾你媳妇,不要搞得好像皇恩浩荡我还不起的样子。

果真,几年之后瀬玖回京,冬天里见到谢相就是这么一副狐皮披挂,头脸和手缩在毛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样子。

至于送信的人选,瀬玖差人将他的左前锋叫来。

那左前锋一进帅帐,施了礼,便规规矩矩地等着吩咐,此人并非别人,正是他一力提携的王老将军的遗孤,王广力,王小侯爷!

王小侯怎么会在西域!!!

王小侯一直在西域!

当初瀬玖被景咸帝以避党争之后为由踢到这里开发大西北,虽然本意是让他趁机加强边囤,与魔教西域势力展开进一步的博弈,然,在时人开来下场未免太过悲凉,仿佛遇见了他马革裹尸的未来。这时候便看出人心来。

有的力挺,有的避嫌,瀬玖一一看看在眼里。

最让他感动的还是王小侯这个孩子,上疏景咸帝自愿随军出征,支援大西北建设,瀬玖想,也好,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了,是该历练历练的时候了,成名还要趁早啊。

上一篇:云中自有锦书来 下一篇:铁剑银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