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蓝色眼泪(2)

突然,心脏狂跳,子杰呢?

那熟悉的气息似乎就在身边……

猛回身,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自己的额头。

冰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温情,这是子杰吗?

浓黑斜长的双眉,棱形飞扬的眼睛,希腊雕像般完美刚硬的脸部轮廓,高大的身形仿佛剪影一样分明。

为什么,要杀我?

想呼喊,想反击,可是巨大的惊悸死死压住了他,丝毫不能动弹。

冷酷的笑容在林子杰眼中一闪,手指骤然勾动了板机。

“砰……”

“啊……”

狂叫着一跃而起。

一双手臂紧紧抱住了他。

“阿波,怎么了,阿波,醒醒,做噩梦了吗?”

“子杰……”呆呆地看着林子杰,那高高的鼻子似春堤一样分开两边湖水般深邃的眼睛,里面映出了自己惊恐已极的神情。

“我在这里,你只是在做噩梦,别紧张……”

轻柔地吻着情人苍白的嘴唇,用最多的柔情化解他心中积聚的压力。

原来是梦……

阿波不自禁地回吻着林子杰,刚才的梦实在太过真实,清晰得似刚发生过一样。

林子杰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梦到什么了?吓成这样,这可不像你平常冷静犀利的作风。”

“梦见你开枪杀了我……”阿波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

林子杰一怔,随即笑了,“老是担心会被自己人误杀,才会做这样的梦。就算世界颠倒过来,林子杰只会用命来保护阿波,不会伤害他一根头发。”

这认真的语气近似发誓,流露出隐藏的痛楚。

在卧底的日子里,子杰承受的压力并不比自己少啊……

“是我瞎做梦,别担心了。”阿波看看窗外,天已亮了。

分别的时刻来临了。

林子杰捡起衣物,一件一件服侍阿波穿上,这是他为阿波选的衣服,白色的内衣,浅蓝色的衬衫,越显得阿波皮肤白净,眼睛乌亮。嘴唇微抿,颊边就露出个深深的酒窝。

阿波乖顺得好像三岁的孩子,任由他搬弄。

这是他们之间表达关怀的特殊方式。

将一个绿豆大小的小芯片贴在阿波的上臂,这个全球定位系统可以让跟踪的人在任何地方找到阿波。

阿波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任务的重大,不到最关键的时候,林子杰是不会用上这个系统的。

“你的枪我改造好了,外面没变,内部改成了美国柯尔特鹰式9mm手枪的构件,更适合你使用。”

阿波吃惊地说:“你一直没睡?”

“是睡不着……”林子杰又取出一个小巧的打火机,“带上这个微型电脑,你用得上。要小心,这里面装载了一个爆炸启动系统,包含了一千多种遥控炸弹引爆频率,可以引爆目前世界上出产的大部分各类型炸弹。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用。”

“是你研制的?”阿波接在手中,“啪”地打着了火。

“费了三年的时间,真累人,以后死也不做了。”林子杰就着火苗点燃了一根雪茄,深吸了两口,背转过身,“你还要赶飞机,快走吧。我不送你了。”

男人,也怕离别。

阿波拎起林子杰早已收拾好的皮箱,走了两步,忽然返身回来,一口咬在他肩上,狠狠地说:“如果憋不住,允许你找别人……”

脚步声很快消失了。

林子杰冲出房间,飞奔进自己的办公室,一把拉开落地玻璃窗的窗帘。

酒店门口,蓝色的身影迟疑了一下,向上仰望,仿佛知道有人在看他。

轿车终于启动了,拐上公路,混入滚滚车流之中。

林子杰紧紧攥住拳头,这是最后一次离别,任务完成之后,他永远都不会放阿波离开!

肩头火辣辣的疼,又傻又可爱的阿波,心疼自己寂寞,又嫉妒自己有别人,矛盾的心情,尽在这一咬之中。

门轻轻开了,一个矫健的身影走了进来。

“爸爸?”林子杰惊讶地迎上。

“儿子,二十八岁生日快乐。”林健和拥抱住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儿子。

“老爸,你从南非飞到美国,就是为了替我庆祝生日?”林子杰心里热乎乎的。

被父亲宠爱的感觉永远都是那样温馨。

一个蓝丝绒金盒放在林子杰手中,“看看你的生日礼物。”

记忆中,爸爸好像从来没这样郑重地送过生日礼物。

狐疑地打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金盒内的蓝丝绒缎面中,轻卧着一块纯净蓝色的蓝钻石吊坠。它不同于一般蓝钻石在蓝色中呈现灰色调,而是一种天蓝色,蓝到深蓝色的透明。吊坠是水滴形,宛如一滴眼泪,在晨光中流动着耀眼的蓝色光芒。

“19克拉,FL洁净度的纯蓝钻石……”林子杰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南非普雷梅尔矿山最新出产的,爸爸一看就知道是你的礼物,来,戴上。”亲手给儿子戴上了璀璨夺目的蓝钻。

“花了多少钱?爸爸,为什么要给我买这么贵重的蓝钻?”

林健和淡淡一笑,眉间却深深印出一个川字。

虽然已经年过五旬,林健和仍然体形健美,身材修长,精力仍如年轻人一样旺盛,却比年轻人多了一种成熟优雅的气度。一个沧桑的眼神,一个略带忧郁的微笑,就使无数人为之折服。

白手起家,三十年的创业,终于跻身亿万富翁之列。富贵之后,却依然保持着本色,对朋友急功好义,对早逝的妻子忠贞不二,完美到无可挑剔。

尽管林子杰不愿意继承家业做一个世俗的商人,林健和也没有责怪过他一句,任凭他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即使明知他回来出任集团总经理,从来没有认真经营,也只当没看见。

“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儿子……”这是林健和的名言。

因此,从小到大,林子杰最崇拜的人,就是父亲。

凝视着父亲鬓角边星星点点的白发,林子杰的眼睛微觉湿润。

林健和拍拍儿子的肩膀,“老实说,这块蓝钻石原始价格是五百万美金,如果另算上切工等其他费用,起码还要贵三成。不过,给儿子的礼物,只要喜欢,别管多贵。”

“老爸,太贵了,你这样大手大脚,当心培养你儿子我变成败家子,这个,退了吧,最近我乱花了不少钱,换成现金周转一下,也比一块蓝钻石有用。”

林健和脸色阴暗了,走到窗前,习惯性地伸手摸烟。

“啪”的打火机一响,一根点燃的万泰其雪茄就递到他手中。

林健和微微一笑,狠狠地抽了两口,“儿子,爸爸最近的生意不太好,亏损严重,这块蓝钻石是爸爸买的一份保险,如果日后有什么变动,它就是你下半辈子的依靠。”

林子杰愣了楞,“爸爸,都是我不好,胡乱花钱,又不管生意……”

“不关你的事,是爸爸几笔生意做失败了……”

“对不起,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