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耻之徒(1)+番外

《无耻之徒》作者:菊文字

文案

无耻,既是通行证,也是墓志铭。

我想写出无耻的千回百转,即便不无耻了,也还剩下点什么。。。

无耻也许是对无情命运的叛逆,更可能是人性中原发的卑劣酵母发酵的结果。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友达、宁莀 ┃ 配角:李雷、韩梅梅

第1章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周一晨会,头天晚上品牌总监通知宋友达他会出席,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宋友达撂下电话,内心按捺不住地雀跃,心想大概是要正式宣布企划部长人事安排了。所有人包括宋友达自己都暗自认为,他在代理部长职位一年多之后是时候“扶正”了。

宋友达检省过去一年的成绩,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从上一任部长突然离职后,他临危受命,把一个只有四五个人的小企划部发展成一个十几个成员且运作良好的部门。作为代理部长,他不端什么领导的架子,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每天加班之后都是他负责锁办公室的门,不抢功不推诿,和部下之间关系融洽。

在上司面前他也认为自己表现得无可挑剔。品牌总监宁莀人前人后夸奖他的能力和为人,当初也是他慧眼识珠,破格提拔他。为报知遇之恩,宋友达以宁莀的心腹自居,惟其马首是瞻。以宁莀在公司高层的影响力看来,宋友达确信自己站对了队伍跟对人。

正是因为对自己的工作能力、群众基础和上级路线有信心,宋友达觉得万事俱备,只欠那么一个东风在晨会上吹起。

一夜辗转,宋友达第二天早上早早到了公司,路上打给女朋友的morning call听上去满满的都是爱。

女朋友用晨起鼻音略重的声音问他:“你是不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宋友达意气风发,卖了个关子:“迟点给你个惊喜。”

之后两人约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地点,对此宋友达早有打算。

他会在吃大餐的时候突然掏出准备好的钻戒,趁女友惊喜昏头的时候,把自己的手覆在对方的手上,申请款款地说:“相信我,我有能力给你幸福的生活。”

之后他们会到他的出租屋或者她的出租屋度过温馨浪漫的时光……

一路上宋友达有一半的时间脑子里都是和女友夜间活动的旖旎幻想,这将是对他升职最好的庆祝方式,是可以预见的幸福生活的一部分。

品牌总监宁莀准时踏入会议室,正在和部下谈笑风生的宋友达毕恭毕敬起身,然而笑脸相迎的同时瞥到宁莀身后一张陌生面孔,他心里咯噔一下。

宁莀对宋友达一如既往地报以器重的微笑,随即宣布:在他身旁这位就是董事会正式委任的新任企划部长。

企划部所有人都被这个意外弄的不知所措,纷纷偷眼看宋友达的反应。

仿佛晴天霹雳,宋友达僵立当场,标志性的爽朗笑容也无法维持,僵在脸上,很难看。

宁莀亲切地对宋友达说:“友达,你是企划部的元老,是前辈,带头表个态吧。”

宋友达听宁莀的话听惯了,条件反射地抱了大腿,举起手拍了拍。底下人跟风,纷纷鼓掌。

接下来发生的事宋友达都不大清楚,好像在做梦,他不记得如何落座,又是如何应对周遭异样的眼神和气氛。他一时无法从被背叛和羞辱的巨大的刺激中摆脱出来,脑子一片混乱,无数的念头在咆哮——

“这你也能忍?难道这时候不应该拍桌子和姓宁的吵,最后掀桌嘶吼‘老子不伺候了’,出了这口气再大摇大摆地离开吗?”

可是要怪就怪他反应慢,已经失去了第一时间翻脸的机会。

这时候新人部长在滔滔不绝地自我介绍,宁莀频频点头肯定,其他人按部就班,气氛好的连摔个茶杯都不适合。

时间越是拖延,宋友达的思绪越乱。千头万绪里他突然被几个念头缠住——三个月前他刚买的房子、每个月四千块的贷款、明年计划的结婚和以他为骄傲的父母……男人的勇气这种东西就是再而衰三而竭的。

等到宁莀宣布散会的时候,宋友达已经彻底没了掀桌的勇气,他只想和领导好好谈谈。

同事纷纷散去,私交不错的人也只能无言地拍拍他的肩膀,传递一点同情的能量给他,他们能为他做的就是这么多——道义上的支持。

宋友达稍微迟疑一下,起身追上在走廊里和助理匆匆疾行的宁莀。

“宁总!可以给我点时间吗?”

宁莀年近不惑,但是看上去年轻,说是宋友达同龄人也有人信。平日里他对宋友达和蔼可亲,现在也是一脸笑容,没有丝毫尴尬愧疚地说:“我随时乐意和你谈话,但是现在不巧,有点急事需要我亲自去处理。”

助理像是串通好了似的帮腔:“宁总确实一会要见一位重要客户。”

宋友达不死心地追问:“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现在可以预约吗?”

宁莀用眼神咨询助理,助理熟练地查看电子记录:“下午宁总有个商务会议,晚上的飞机去美国,出差一个礼拜后回来,回来……”

宁莀制止了助理的喋喋不休,对宋友达抱歉地表示:“真是不巧,你也知道公司最近很多事都要我来跑,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后找你?”

疑问的语气只是客气的表现,根本没给宋友达拒绝的机会,宁莀就这样转身走开。

那个一直以来信赖的侍奉的主公一样的人物就这样留下一个决绝离开的背影,宋友达背后阵阵发冷,自己好像雨夜里蜷缩在纸壳角落里无助可悲的弃犬。

喉咙滚动了几下,他强咽下悲鸣呜咽。

关于这件人事异动,公司里传得沸反盈天,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都有。

有人说新人部长李雷是韩董事的女儿梅梅的老公,因背景过硬空降进来;也有人说宋友达是高层斗争的牺牲品——他后台老板宁莀用本该属于他的职务和董事长做了交易,具体交易内容属商业秘密级别,总之是宁莀捞到了好处;但据HR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李雷是宁莀亲自挖角过来,硬塞进企划部的,其他董事倒没有插手。

一时不能得知真相的宋友达更加痛苦混乱,如坐针毡,本来有着归属感的公司变得一刻也不想呆。

下午他随便扯了个见广告公司的借口离开,晚上和女朋友的约会也推掉,求婚更不用提,难道要哭丧着脸亮出戒指,何况之前想好的台词简直说不出口——企划部部长的希望破灭了,他拿什么来保障未来妻子的富裕幸福?

失魂落魄地在街上逛了一阵后,浓浓的倦意袭来,昨晚兴奋失眠的副作用开始生效,加上人生低谷的挫折感作祟,宋友达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蒙头大睡。

第2章

回到家宋友达一头栽倒在床上,昏天暗地睡过去,被电话吵醒的时候他还以为到了第二天早上,打开手机瞄一眼时间,才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