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竹梦(1)+番外

《竹梦》作者:冰魅[青鸟网络版]

两个舞蹈学校的顶尖舞者,严锐轻灵飘逸有如青鸟,

肖磊豪迈阳刚为舞中王者,两人既在舞蹈上竞争又彼此互相在意。

原以为这样的心情只是少年时期的迷惘,

但在心底一层层累积起来的东西就连最热爱的舞蹈都难以化解。

明明就是为情所困的烦恼,却能将之化作追求舞蹈颠峰的能量。

而经过几番挣扎烦恼的两人,是否能一起破茧而出?

第一章

高速公路上,一辆大客车满载着欢歌笑语一路奔驰。出门旅游最能笑最能闹的就是学生,学生里最能掀起气氛的就是学艺术的学生。车里的四十多名男女学生正是艺术中最活跃的舞蹈专业的尖子生们。舞蹈学院的这些宝贝们刚刚结束了一场严酷的赛事,比赛的结果各自心理不同炎凉。然而还是少年的他们还没学会坐困愁城,心事重重。所以一路上司机就不寂寞了,乐呵呵的听着他们唱啊闹啊说啊笑啊,连随行的老师也被哄起来,唱的满堂彩。原本学艺术的人就不会遮掩自己。

“肖磊!该你了该你了!”车载的麦克风轮流转,被一个女孩赛在肖磊的手里。周围的人拍手起哄:“唱段酸的!”肖磊是绥德小伙,人说米脂的女子绥德的汉,这两个相距甚近的地方出产着截然不同的美丽。米脂的女子美艳妖娆,绥德的小伙帅气俊朗,米脂女能歌,绥德小伙善舞,有口皆碑。肖磊很幸运的继承了父母的优点,舞是没话说,也唱的一嘴陕北小调,只要他一开口没有不笑得满地找牙的。肖磊是这次舞蹈大赛的金钡弥鳎匀灰馄绶ⅰ=庸巴残σ饕鞯恼酒鹄闯宕蠹乙还笆郑镁┚缒畎桌噬溃骸跋壮罅耍 狈趴砹统偈彼崃锪锏男〉髌迪帷?br“第一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家的老爷爷给了我一烟袋;第二次我到你家,你呀你不在。你家的老奶奶给了我两锅盖;第三次我到你家,你呀才在,你家的老黄狗…”旁边的女生笑眯眯的用地道的陕北腔缝嘴:“咋着?”“把我给咬出来!”声情并茂的演唱赢得众人的大声喝彩。坐在最后排车窗边的严锐也不由得弯起嘴角,笑了一下。这个家伙就会哗众取宠,不过心情倒是稍稍松了一些。比赛结束以后,严锐就始终控制着自己,不愿意让人看出失落。好在平日里话也不多,严锐的冷淡清静是出了名的。

又输了,这是第几次输给肖磊了?同样的中国古典舞,却是注定的肖磊第一。赛前赛后老师一再的开导,你的作品很独特,属于剑走偏峰。对于一直强调阳光潇洒的男子古典舞风格来说,不能占鳌头很正常。但是真得很喜欢《竹梦》,无法放弃它带给自己的激动和沉静,没有哪个舞蹈可以像《竹梦》一样带来人与舞合二为一的感觉,那是一次一次沉入梦幻的美妙。严锐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可是也同样的无法承受失败。一次一次的以微弱的差距与第一失之交臂。而站在自己前面的总是那个爱大笑爱现的肖磊。侧着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严锐始终没有移动。

“不知道啥个时候你能跟上来,摘一个暖太阳,往我的怀里揣。”肖磊放纵的大声唱着,直白火辣的情歌惹的一群正是花开时节的男孩女孩跟着大声和,巴掌都拍红了。严锐没有动,只是把眼光从窗外收回来瞟了一下肖磊站着的地方。很巧,肖磊的眼睛也正看着他,亮晶晶的似乎有什么想说的话。严锐迅速的调转眼光,嘴角却再次弯了起来,死小子我没你想得那么小心眼!眼睛垂了下来,严锐嘲讽似的笑了笑,真的没有吗?心里还是酸酸的吧?肖磊是那种典型的阳光俊朗的男孩子,他的舞把潇洒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在舞台上那个手执巨笔的书生如痴如狂的神态是如此的引人入胜,他的第一无可挑剔。也许真地象老师说得那样,是作品的风格限制了自己的发展吧,肖磊的《书韵》是近年来公认的古典舞的优秀作品,而一个舞者遇到一个好作品等于成功了一半。不露声色的轻叹一口气,严锐把身子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到了到了!锐,下车了!”肩膀被猛推着,严锐一激灵从睡梦中醒过来,已经到学院了。学生们陆陆续续得下车,严锐也赶紧背好背包站起来。刚睁开眼睛还没醒过盹来的严锐晃晃悠悠的走,谁都知道他最爱睡觉,只要有机会是一定会随时打个盹的。车门口伸出一只手,在自己胳膊上扶了一下。严锐瞟了一眼,是笑得暖暖的肖磊。一只手搭在严锐的肩上,搂着他往宿舍走:“你又梦见什么了一会皱眉一会抿嘴的?”严锐扬起头伸手揉揉酸疼的脖子,懒懒的哼着:“好饿啊!不知道食堂还有没有吃的。”肖磊大笑一声狠狠地推了一把严锐的头,两个人嘻嘻哈哈的笑着争先恐后的往宿舍跑。

两个人的宿舍紧挨着,原本是一个大房间,中间加了一堵墙隔成了两个小间。每个房间里住着两个男孩,各自有一个房门以外,中间的墙壁上开了一道门方便他们互通有无。宿舍的条件比起一般的学校来说要好得很多,说是小间面积对于两个人来说也足够了。两个人各自有一套书桌,单人床,一个容量不小的衣柜。衣柜里照例最多的东西是练功服和舞鞋。还有大大的每天形影不离的背包。

晚餐的时候早已经过了,而且他们在赛事结束以后由学校领导请客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了。可是那桌丰盛的菜肴严锐几乎是一口没动,实在没有心情去看面前的杯盘,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点酸奶。现在快饿瘪了。

严锐把背包放进衣柜,同屋的男孩拿起脸盘毛巾要去洗澡,回头问他:“锐锐,洗澡去吗?”古典舞系全部的几十个学生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外地艺校进来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从舞蹈学院附中就一起摸爬滚打的孩子几乎可以算是从小一起长大。5、6岁开始学习舞蹈,十来岁进入附中接收系统的舞蹈训练,现在进入舞蹈学院成为小龄大学生,恐怕到他们毕业也刚够普通大学的入学年龄。彼此之间的感情是从孩子时的耳鬓厮磨开始的。

严锐摇摇头,摸摸肚子说:“我想先吃点东西,你先去吧!”如果不吃饭的话,晚上的功怎么撑得下来啊?虽然刚刚结束重大比赛,晚自习的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但是严锐给自己定的练功时间是雷打不动的。门开了,肖磊探着脑袋:“还不快点,餐厅也许都没人了!”严锐赶紧抓起饭盒,跟着肖磊跑下了楼。

餐厅真没人了,宽大的玻璃罩里,不锈钢的大盘子里只剩了点汤汤水水,还有几个可怜巴巴的馒头。大师傅很抱歉的看着俩垂头丧气的男孩子:“真对不住,不知道你们没吃饭。要不,我炒几个鸡蛋?”严锐皱眉,最讨厌鸡蛋!肖磊把饭盒夹在胳膊底下,碰碰严锐:“走吧,找点别的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