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同居时代(出书版)(1)

《同居时代》作者:冰魅

文案

经历了一番风风雨雨,只差当众宣

示两人之间不离不弃的爱情,周建原以为未来的每一天都将甜甜蜜蜜,但看著爱人在眼前却“吃”不到,还要忍耐其他不长眼的苍蝇绕著费天远打转,他越来越压制不下自己嫉妒的心,两人间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难道,好不容易开花的情感已将枯萎?

不,他绝不能让天远说出“分手”两个字,也绝不答应……

什么?天远要说的不是分手,而是……同居?!

人生不是童话,王子们能否从此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不是说说就算,同居只是一个开端,现实的、社会的、人际的种种考验正等著两人,信任和包容是爱情的基础,谁把基础丢了,谁是丢失了爱情……

第一章

费天远从学生会的文印室里走出来,伸手揉了揉酸疼的脖子。整整一上午都在印刷宣传单和海报,累死了。在这座著名的医学院里,费天远算是一个著名人物了。

自从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表了一个著名的演讲,发起红丝带运动公开支援医学院学生刘小源和教授莫言之间的禁忌之恋,这个清秀俊雅眼神清冷的男孩就成为了公众人物。

「天远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茶。」

楼梯的拐角突然钻出一个人来,笑嘻嘻地挡在面前。

天远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才看清楚面前站的是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天远暗自叹气,这是第几个白痴了?

自从那天作了那个支援同性恋情的演讲以后,自己似乎就成了学校里一个活靶子,是个人就想往前凑合。好像医学院的同志们一夜之间都冒出来了。

看着面前笑得让人想为祖国人民节俭粮食的男生,天远没好气地拿白眼翻了他一下。

「对不起,我现在没时间。而且我不喜欢和陌生人喝茶。」天远清亮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冰凉。可惜对面的人并没有感觉到,依旧顽强地表示:「没事没事,我可以等你。嘿嘿,一回生两回熟嘛!」

天远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进入学生会以后,脾气已经开始好得不象话了?

「他说了他不喜欢,而且他也已经有约了!」随着玩世不恭的强调,一只手仿佛宣告所有权似的搂住了天远的肩膀。

天远抬起头,悲哀地叹口气。这就叫流年不利。怕谁谁来!

对面的男生不甘心地看说话的人,讪讪地走了。

天远冷冷地把肩膀上的拨掉,转身面对笑得眯了眼睛的人:「段名,麻烦你以后不要跟我动手动脚好吗?就算都是男生,也有个生熟界限。何况我不喜欢。」

对面一身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一脸的无赖笑容:「你可以叫出我的名字,就证明我不是生人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现在不高兴,别忍着。改天我给你当出气筒!」

天远深深地吸口气,笑:「别耍嘴皮子了!你大老远的跑这来就为了看我发火,有事的话就快说,我要上课了。」

这个段名,自从在证券司里说了几句话,竟然就年糕似地缠上来了!有事没事就凑过来嬉皮笑脸的说话,搞得自己看见他就紧张!现在居然还追到学校里开!

「看不到你就有事,看到了你就没事了。借用刚才那个男生的邀请:天远,现在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茶。」亮晶晶的眼睛含笑看着天远,段名等着他开口拒绝。从见到天远的那天起就认定了他和自己是一样的人。

这个声音清亮俊秀儒的男孩,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傲气让自己一眼就迷上了他,不过看起来追他是要费些周折的,段名早就做好了遭受挫折浙的准备。

「那我就用你的话回你,我现在的确没时间,而且我确实已经有约了。」天远淡淡地一笑,转身离开了。

操场的那一头,篮球场上正打得热火朝天呢!人群中包着玄色头巾的周建格外地显眼,扬着璀璨的笑容大声地叫着,连阳光都被他遮掩了热度。

天远静静地站在场外,一直等到比赛结束才招呼周建。顺手扔给他一条毛巾:「吃饭去吧,要不买完了回店里吃?」

周建一边擦汗一边点头,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幸福笑容。

他在天远耳边小声说:「今晚上就住在店里吧,我跟老威他们打声招呼。」说着就伸手搂住了天远的肩。

黑色的圆领T恤高高的拉起衣袖,刚刚打完球的周建浑身散发着青春热烈的气息。那双满满都是爱恋的眼睛让天远有点招架不住,斜了他一眼,侧身躲开他的手臂。

这家伙最近有点疯,不管不顾的。再加上总有不长眼的人,他就越来越没个忌讳,什么时候都想站在自己身边,就差明明白白的宣布了。

天远何尝不明白他的心思,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终于心心像印的爱着了,怎么不想像到小源一样明目张胆的幸福呢!只是……哎!

***

如梦湖边的石凳上,天远手里转着铅笔,沈思的看着书,身边的座位空着。

忽然一个身影坐了下来,天远也不回头,伸出一只手去。没有预想中的递到手上的热茶,而是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很陌生。

天远惊讶地转头,不是周建!是笑眯眯跟偷了腥的贼猫一样的段名!天远赶紧甩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到这来了?」

段名耸耸肩:「没人拦着我,我就进来了。你身边的座你不是给我留的吗?」

天远气急败坏,想骂没有道理,想不理他又做不到。

这个家伙脸皮可不是一般厚!

「你快走吧!以后不要到我学校里来!我们的事情只在交易所完成,离开那里我,就没有关联了。你懂吗?」

天远皱着眉,学着玩票竟越来越上路,在交易所被段名搭讪的时候心里还高兴,别提呢,以为有个红马甲朋友以后会帮助很大。谁知道是这么麻烦的人物,天远现在没处找后悔药去!

得赶快让他走人,周建早就看他不顺眼,要是碰上了可怎么收场!

「可我并不愿意只在交易所看见你。天远,也许我应该做得更明了一点。」段名好整以暇的看着天远越来越难看的脸。征服这样一个精明骄傲的男孩该有多大的成就感啊!

「这个座位已经有人了,让开!」

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上来,段名抬头一看,一个高大的男孩黑着脸站在他面前,手里端着一杯冒热气的茶。

天远肚子疼,周建跑出去给他端杯热茶让他暖暖胃,谁知道一回来就看见最不受欢迎的人。

天远丧气地抬头看天。周建眼中的敌意段名都看明白了。不过一个毛头小子,段名根本没放在眼里,微笑着摊开手:「这种事没有先来后到,谁有本事谁坐。」

话没说完段名已经被揪着胸口的衣服提了起来。周建冷冷地看着他:「对不起,我这儿没这规矩。这里是学校,闲杂人等给我请出!」

段名没想到周建居然可以一只手把他提起来,充满威胁的眼神已经不是一个懵懂少年的冲动了,而是男人的强悍。